发布日期 2019-12-12

从文化生态角度看现代汝窑发展的问题与对策

原标题:从文化生态角度看现代汝窑发展的问题与对策

▲汝州汝瓷博物馆新馆

▲宝丰汝窑博物馆

编者按

汝窑位居北宋五大名窑之首,在中国陶瓷史上地位显赫。现代汝窑恢复研制开始于新中国成立后,已有60多年。近年来,伴随着产业扩大、政府引导加强和考古新发现的不断解密,给汝瓷产业发展带来了契机,也引发了一系列问题。特别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古代汝州所辖区域地域区划的调整,造成了诸如汝官窑窑址地理归属、县域分治下的保护政策及技艺传承人等一系列阻碍汝瓷产业融合高效发展的问题。

本文作者通过5年来的产区调研和汝瓷产业一线管理服务工作经验,站在文化生态的角度,诠释建设一个血脉相连的汝瓷文化传承生态保护圈,很有必要。

▲大英博物馆藏传世汝窑盏托

内容摘要

古代汝州的瓷器生产始于唐,盛于宋,及至汝官窑问世,走向巅峰。从仰韶时期最为著名的陶器《鹳鱼石斧图》彩陶缸到宋末“汝窑为魁”的汝瓷,汝州书写了古代中国陶瓷史上半部最辉煌的篇章。除了得天独厚的陶瓷资源,更重要的是先民们世代创作并传承下来的烧制技艺,以及融入这些技艺里的特色文化构成的文化生态,它们奠定了汝窑出现的基础。现代汝窑的发展遇到的官窑窑址地理归属、县域分治和技艺传承人等诸多问题,放在文化生态完整性的历史观里,都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是我们要加快联合构建汝瓷文化传承生态保护区,保护文化生态并使其蓬勃发展。

汝窑艺术是在特定的文化生态下逐渐萌芽并最终通过时代演进孕育出来的。文化生态泛指人类在社会历史实践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状况和环境。艺术产品作为意识形态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历史上每一种文化都是随着社会物质生产的不断发展而发展的。物质生产具有连续性和传承性,社会物质文化生产发展的连续性,决定文化的发展也具有连续性和历史继承性。汝窑的孕育与其千百年来的文化延续也是一样,是诞生汝窑的文化生态决定了汝窑的文化形态。从地域角度上看,汝窑诞生于豫西陶瓷土矿资源丰富的伏牛山余脉地带,在这个地域圈中的不同城市在人文上有很强的相似性,同根同源。我们应该认识到无论汝州、宝丰,乃至郏县、鲁山、禹州,在同一个文化生态圈中,任何地域、任何人,为汝窑艺术创造、传承与发展所做的努力,都应该被感激和铭记。

汝州是拥有厚重历史文化的名城,也是具有大格局的老城。自原始社会文明萌芽,历经夏商周铺垫,及至秦汉经营,再到隋唐以来形成的城市雏形,最终演变到宋元的成熟城市体系,更在明清时期作为直隶州的建制,都对汝州城市历史和文化格局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作为汝瓷之都,陶瓷艺术是串起汝州文化的重要活化石。由陶器到瓷器,杰出的先民创造出了一个个重要的文化遗存。这些文化的诞生不是偶然的,与汝州文化生态圈里千百年来日益形成的丰富文化资源和浓厚的文化氛围密不可分。就这一区域而言,陶器也好,瓷器也好,无论最好的窑址在哪里,它都不是单独存在的,都与这一地方千百年来文化生态下的历史演变和科技进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然而,伴随着现代汝窑的恢复发展速度加快和新的考古发展不断呈现,围绕传承问题,逐渐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和阻碍产业融合发展的现象。

▲张公巷窑出土碗

关键词

现代汝窑

问题对策

文化生态保护

▲张公巷窑出土罐盖

Q

现代汝窑传承,当下争论的问题有哪些?

汝窑是古人留给汝瓷人的一顶王冠,但也是一个紧箍咒。近年来,提到汝瓷发展,我们总是被现行地域、遗址归属和原产地范围问题所困扰。在传承的过程中,我们过分纠结于历史和归属地的扯皮,而忽视了汝瓷文化传承生态保护区的构建和协同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关键。

▲明代汝州地图(出自明《正德汝州志》)

▲明代宝丰县地图(出自明《正德汝州志》)

问题一:汝窑地域归属

地域问题其实是最无可争辩的。因为无论现行地域划分下的清凉寺窑、张公巷窑在哪里?汝官窑诞生地在哪里?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它姓“汝”,相距不过几十里,都与古代汝州的人文历史血脉相连,都是汝文化背景下诞生的陶瓷艺术的重要载体和杰出代表。地域行政区划是不断变化的,未来会怎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文生态千年相通,怎么划分地域都无法割裂文化。

问题二:汝窑遗址分类

遗址问题本质上属于考古范畴,但遗址呼应问题涉及到人类学。考古讲究实物证据和精准描述,人类学从生物和文化的角度对人类进行全面研究。我们在看待汝窑遗址问题,除了陈述局部的已发现的事实之外,研究者在面对公众的时候,应当树立大局观,不能诱导人们把视野变得狭窄和狭隘。任何一门艺术,都是方圆百里的老百姓共同创造的,绝不是由某一个人在不借助文化传承生态的前提下凭空创造出来的。如果没有古代汝州地区千百年来的陶瓷烧制技艺的积累,肯定不会有汝窑的经典出现。一味秉持考古学观点,在某一个被发现的重要遗址署名上只考虑现在的属地并有意地与区域文化割裂,肯定破坏这个文化诞生的历史时期真实的样子。我们应当鼓励研究者,通过局部重要的遗址点延伸研究整个区域文化的面,最终构建汝瓷文化传承生态保护圈,保护与重要的遗址点休戚与共的原生文化。

问题三:原产地汝瓷保护

问题四:仿古与创新

当下人理解的汝窑仿古指的是模仿传世汝窑的釉色,而创新是指在汝官窑之外的釉色,相对简单。造成这种理解的重要原因是了解不够深入,是普通受众对汝瓷发展的本原问题一知半解。我们的仿古与创新还在路上,需要一定的时间去研究、磨合,才能使普通受众最终理解仿古与创新。仿古是为了追寻古人的智慧和缅怀古人的艺术追求,成功了,说明你临摹得好,是顶级的匠人。创新则是重塑经典,再造一时大美的革命之举,成功了,证明你有开创之功,才是当世之大师。我们应该鼓励艺术家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情怀或雄心壮志,选择从事守成或拓荒这两条路。现阶段,这两者都要鼓励。

Q

现代汝窑振兴,真正的问题在哪里?

作为历史名窑的传统瓷区,汝窑在发展过程中有着很多与其他瓷区类似的问题,也有自身独特的问题。当我们剖开表面看本质时,这个问题就是“内生动力不足和外部竞争威胁加大”,是困扰汝窑产业发展的最重要问题。如果再缺少强有力的团结协作精神,这些看似不重要的问题就会被歪曲、演化和阻碍汝窑产业的发展。

▲清凉寺出土香薰

1.传承不充分、不全面是硬伤

国际国内对非遗项目和非遗传承人是有明确规定的。通常来讲,必须是那些人类在历史上创造,并以活态形式原汁原味地传承百年以上,具有重要价值的文化遗产。按这个定义,汝窑的传承显然是不充分的。我们的汝窑从宋末就已逐步断烧,目前的恢复烧制起源于清末民初,以解放后国营厂复烧为开端,只能说是恢复,谈不上传承。这就使得我们目前的恢复技术五花八门,没有系统的方法和门类。因为创造宋代汝窑辉煌的技术已在几百年前失传或流落到南方,与南方技术融合了,所以,我们的传承是不充分、不完善的。这是我们的硬伤。不像景德镇或宜兴,有着世代相传的手艺套路和自古流传的技术要领,在几百年的历史过程中演变幻化、改良提升并最终传承至今。

2.人才结构、梯队建设滞后

没有传承就没有人才培养。除了资源,古人没有给我们留下太多的技术绝活。汝窑恢复初期,困难重重,时至今日,仍然不能打磨出一套成熟的技术链条。虽然在国营厂的几十年里,我们培养了一批技术工人,但当时的恢复并没有得到稳固,就破产了。囿于从业人员学历和技术资源掌握的不充足,后续的突破不是特别明显,汝瓷人始终在艰难中前行。当下,虽然我们引进人才,但落地太难。培养技工人才又有就业短板,处在内生动力不足和外部环境威胁加大的时期。在有成熟的陶瓷类高校的地方,快速发展的陶瓷创新和技术革命带来的生产力快速提升,正逼着传统瓷区艰难地应对价格和创新的挑战。

3.产业链不完善、生产力较低是弊端

汝窑恢复始于解放后。当时的举国体制下,我们曾拥有相对先进的设备和技术。随着国营厂的改革,我们的技术目前依然停留在上世纪90年代设备改良基础上,严重制约了汝瓷产业发展。就像工业革命时期,老牌的工业强国由于不愿改良设备被新兴经济体快速突破的情况是一样的。没有大刀阔斧的改革和新技术、新材料的引进,必然会被历史所淘汰。历史是一面镜子,不是一棵大树。永远躲在历史的襁褓里是很难有所作为的。我们应该正视历史,放开手脚,实实在在的用技术、用进步赢回曾经的荣耀。

Q

现代汝瓷发展,到底该怎么办?

古语说:盛世古董,乱世黄金。艺术品的兴盛一定与物质生活的极大满足有着密切的关系,当下的和谐盛世给汝瓷艺术再创辉煌创造了最好的机遇。

汝瓷人是幸运的。汝窑留给了我们无上的荣耀和重要的品牌价值,只要我们保持一个工匠该有的心态,潜心研究,就一定能够在汝窑发展的历史中有所作为,把这门艺术打磨得更加璀璨,结出更灿烂的新艺术果实。因为,我们的土壤足够肥沃。

▲汝州市文庙汝瓷博物馆

1.政府层面:打破行政区划壁垒,构建汝瓷文化传承生态保护区

由于时代的变迁、行政区域再划分,造成了汝官窑窑址地理归属等问题,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汝窑的整体保护,及汝瓷产业融合高效发展。就目前而言,几个分属不同县市区域的汝窑艺术同根同源,但囿于目前的行政区划,很难统一制定保护、传承和发展政策。分属不同县市区域的部分企业为了各自利益和发展需求,呈现出相互排斥的态度,不利于汝窑的传承和有序发展。

因此,相关区域政府应摒弃唯我独尊的观念,打破行政区划壁垒,改变各自为政、相互掣肘的局面,联合推动构建“汝瓷文化传承生态保护区”,以保护范围定保护措施,建立有效的联合联动保护机制,通过统一的政策指导,切实为汝窑文化传承、汝瓷产业发展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和舆论环境。

2.汝瓷传承人:坚守传承,用诚信维护品牌

汝瓷烧造技艺传承人要真心领会保护、传承的意义,不忘初心,发扬光大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文化技艺和新中国成立以来先辈们的努力成果;要守得住底线,耐得住寂寞,切不可因为蝇头小利,投机取巧,把全部精力都花在商业经营而不是保护传承上。鼓励热衷追求那一抹天青色的匠人,总结经验,世代坚守下去。

3.汝窑复兴人:兼容并蓄,师夷长技以自强

一个产地可能因一门绝技而闻名,但不可能因一门技术而长久存在。工艺美术,工艺代表的是造物的智慧,指的是技术和技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而美术则是审美思想,会随着时代潮流的变化而不断变化。

现阶段,汝瓷烧造技艺已然不如宋代时的会当凌绝顶,在生产力快速发展的今天,我们逐渐落伍,失去了技术层面的行业竞争力。这就需要汝瓷人有刻苦钻研的勇气和创新发展的信念,通过学习、借鉴和研究,将当下行业最先进的技术为我所用,在学习研究的基础上,利用我们自身资源优势,弯道超车,重现区域行业龙头地位。

4.潜心研究,继往开来,争做时代弄潮儿

古代汝州地区的文化生态足够深厚,值得我们研究和利用的历史文化和文物资源非常多。我们应当做好梳理和研究,服务于文化再创造。

我们处在一个新的文艺复兴时期,其审美与技术都在不断复兴和超越前人。欧洲的文艺复兴虽然在形式上是在复兴古典艺术,其实是从根本上创造出了比古典艺术更加符合当时人文氛围的新的艺术门类。这是值得我们借鉴的。我们也处在追逐和复兴古人艺术的时期,但最终我们要呈现的一定不仅仅是和古人一模一样的作品,如果是那样,那就是艺术上的临摹,临摹得再像,也只是炫技,没有深厚的艺术价值。

真正的艺术品,一定是艺术家本人艺术智慧的凝结,其呈现出来的是有艺术家情感,能打动人的作品。

汝窑有厚重的文化生态积淀,需要研究和拓展的空间非常大,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必然会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变得强烈。我们在前期量变的基础上,正在迎来一个质变的机会,只要做好准备,继往开来,通过学习研究,展现出自己的能力,就一定能成为时代的弄潮儿,也必然会在全面恢复古人汝窑经典技艺的基础上,有新的符合当代人审美的汝瓷艺术品出现。

作者简介

赵俊璞,河南郸城人,青年陶艺家,硕士,先后毕业于郑州大学美术学院、景德镇陶瓷大学陶瓷美术学院。2015年,作为汝州市引进人才,任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副局长、汝瓷电子商务产业园管委会副主任,具体分管陶瓷文化产业和汝瓷小镇规划建设工作,曾荣获汝州市五一劳动奖章、2016汝州市重大项目作出突出贡献先进个人、2016/2017年度汝州市招商引资先进个人、2017年度汝州市先进科技工作者、2018年度汝州市年度经济社会发展个人三等功、突出贡献个人三等功等10多项荣誉。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