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19-12-30

增强慈善超市活力的实践探索|特别报道

原标题:增强慈善超市活力的实践探索 | 特别报道

本报记者 柳 旭

“要通过各方的努力,共同把慈善超市建设成布点布局合理,有效服务社会各界,延伸公共管理渠道,弘扬传播慈善文化的的温暖港湾。”

在上海市民政局局长朱勤皓看来,慈善超市是将慈善事业具体落实和延伸到社区的有效载体,是居民家门口的慈善窗口和公益平台,是社区慈善的“蓄水池”。

从2003年5月,上海第一家慈善超市在镇宁路开业,慈善超市在我国16年的发展历程并非一帆风顺。对政府部门的过度依赖,让慈善超市普遍缺乏“造血”能力,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逐渐萎缩,有些只剩下救助物资“储备库”和“中转站”的功能。

但是,这些暂时的曲折并没有影响人们对慈善超市的价值认可。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中国公益发展研究院院长徐家良告诉记者,“慈善超市的价值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对社区内的困难群众、特殊群体提供关爱,解决实际困难;二是作为基层平台,让政府工作有抓手;三是接收捐赠物资,建设节约型社会;四是开展志愿服务活动,倡导人与人相互间的关爱,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针对慈善超市定性定位模糊、募集能力弱、运行成本高、自我经营能力低等问题,各地以社会化运营为方向,积极寻求通过改革创新运营机制提高慈善超市活力。

在各地探索中,上海、江苏等地的做法效果明显,引起各方面关注。

“目前,上海已经建立各类慈善超市223家,实现全市106个街道、106个镇和2个乡的全覆盖。”朱勤皓告诉记者,前些年设立的传统类型慈善超市,主要由街镇运行,服务对象是社区内的困难群体、老年人、残障人士等,在政府救助和慈善资源的对接方面比较有效,但缺陷是活力不足。在改革过程中,上海市民政局积极鼓励慈善超市的服务内容和运营模式从单一性到多样性发展,鼓励发挥市场和社会力量的积极作用,探索慈善超市社会化运作的新模式、新机制。

据朱勤皓介绍,目前浦东新区32家慈善超市中,28家的运营主体为社会组织;长宁区和闵行区的慈善超市委托爱心企业运营,明确各自职责,强化慈善功能;静安区以石门二路街道为试点,与上海聚善助残公益发展中心合作,打造了全国首家线上线下同时运营的“O2O慈善超市”,既帮扶残障人士就业,又拓展了慈善物资募集渠道。

江苏省常州市的“合伙人”模式初见成效。2018年8月,常州市全面实施慈善超市合伙人计划,经过第三方评审,从近百个社会组织、自治组织和市场经营主体中最终确定22个合伙人,进驻26家慈善超市。经过一年的试运行,“慈商互哺”成为合伙人运营慈善超市的主要模式。慈善超市的场地和资金补贴,解决了经营的成本问题;商家售卖商品和变卖捐赠物品的获利,解决了慈善帮扶的资金问题,实现了合伙人与慈善事业的共赢。

南京市民政局在现有商业超市基础上,增加慈善超市的属性与功能,实现慈善超市与商业超市的高度融合,还对民营化慈善超市给予改造补贴和运营补贴。2018年11月,该市江宁区“互联网 + 慈善超市”平台上线,爱心人士可在线认领爱心“任务”,捐赠自己闲置物品,下单后只需等待快递小哥上门取件送到受助人手中,即可实现捐赠人和受助人点对点精准捐助。项目运行首月捐赠快递有效单量达到3888单,远超全市同等规模传统慈善超市同期捐助业务量。

“对于慈善超市来说,慈善是宗旨和目标,超市是运作方式和模式。”朱勤皓告诉记者,慈善超市不是一般意义的超市,也不等同于慈善机构,“慈善”和“超市”这两项功能应该是“并蒂莲,同根树”。

“慈善超市要发展就要解决其慈善性和商业性相抵触的问题。”徐家良告诉记者,首先是改变传统慈善观念,在付出的同时学会经营,借鉴市场化模式,在“输血”的同时学会“造血”;其次是明确“超市”的定位,营业时间和提供商品要符合广大居民需求,这样才有竞争力,才能盈利;最后是通过“互联网+慈善超市”的运营模式,为捐助者和需求者搭建互通平台,调动社会资源共建慈善超市,优化慈善超市生存空间。

对于上海市慈善超市的未来之路,朱勤皓表示,将进一步鼓励基层创新慈善超市运作管理模式,委托有资质、有爱心、懂经营、会管理的社会组织等机构管理运营,鼓励有条件的慈善超市和品牌连锁超市实行联建联营,探索慈善超市与民政业务、慈善服务的结合,发挥慈善超市汇集社会捐助、帮扶困难群众、传播慈善文化、帮助残障人士就业、提供志愿服务等方面的作用。

来源:2019年12月29日《中国社会报》第一版

编辑:仲民君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