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1-23

王国维对纳兰容若评价有多高?“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原标题:王国维对纳兰容若评价有多高?“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作者:胡一一

当下电视剧《庆余年》异常火爆,再次掀起穿越剧的热潮。也引发了我的思考:如果真有机会穿越时空,自己想要去哪里呢?

思忖良久,我决定去清朝康熙年间。原因无他,只想亲眼目睹满清第一才子的风华。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

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谢娘别后谁能惜,漂泊天涯。

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

如此风骨卓然、空灵高远,让人心旌摇曳、欲罢不能。除却容若,再无他人。

王国维评价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一)不是人间富贵花

清顺治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655年,寒冬腊月,北京一座官宅府邸。一个乳名叫冬郎的孩子出生了。

府邸的主人,也就是孩子的父亲——纳兰明珠,叶赫那拉氏,满洲正黄旗。对于我们来说应该并不陌生,至少大家都看过陈道明主演的《康熙王朝》,就是那个在康熙朝权倾一时的宰辅大臣。

只不过冬郎出生时,明珠远没有达到仕途巅峰。但作为明珠长子,冬郎的到来让尚在官场辛苦经营的明珠看到无尽的希望。他为冬郎起名纳兰成德,后改为纳兰性德,字容若。

容若天资聪颖,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饱读诗书,文修武备。他博通经史,工书法,擅丹青,精骑射。十七岁入国子监,十八岁中举人,二十二岁赐进士出身。

如此温润如玉的翩翩佳公子,我常在想,怎会有如此优秀完美之人,上天对其何等厚爱啊。

明明生于簪缨之家,身处锦绣繁华,却如何写出如此伤感空旷、清丽哀婉的词句,叹自己“不是人间富贵花”。

(二)初恋

夕阳谁唤下楼梯,一握香荑。回头忍笑阶前立,总无语,也依依。

笺书直恁无凭据,休说相思。劝伊好向红窗醉,须莫及,落花时。

这首《落花时》传神地诉说了容若的少年情怀。传说容若的初恋是他的小表妹。二人青梅竹马,杨柳依依。

本是一段最唯美暧昧的心绪。

不料横生枝节,作为满洲贵族女孩,表妹必须参加皇宫选秀,从而被选入宫成为康熙妃嫔。

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对于情窦初开的少年容若,初偿青春悸动,便如雨打梨花,未曾开放,便已凋零。该是怎样的怅然空落啊。

傍晚时分,余晖夕照。是谁在楼梯下轻声的唤一声“表哥”,却垂首低眉,贝齿轻啮,想握一握你柔软的小手,被你夺手跑开。

回头忍笑阶前立。一派小儿女娇羞明妍的情态扑面而来,恰似那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那一颦,那一笑,一举手,一投足,都在容若的心中定格成永恒的影像,无法触碰。只能在某个雨夜,落花人独立,悄悄拿出来,擦拭、舔伤。

传说容若为见表妹一面,曾经重金买通太监,乔装改扮混进皇宫,与表妹远远地对视一眼。

相思相忘不相亲。

隔着巍巍宫墙,隔着楚河汉界,隔着今生已不可能再跨越的万水千山。

只是一眼,便胜却千言。只一眼,便已是万年。物是人非,已是殊途。刻骨相思,留待初心。

只是各自须寻各自门。

人们大多对初恋耿耿于心,不能释怀,可能更多的不是执着于对方,而是执着于自己。

辗转半生,不复少年。当日心境,无法再现,愈显其弥足珍贵。

多年前,那余晖模糊的佳人剪影,那无法言说的少年情事,只能放在心底一个最深沉的角落,时时拿出来温暖那颗不再青春,业已疲惫的心灵。

每一份初恋,都是自己成长的生命轨迹,久久不肯删除丢弃的,是自己的来路而已。

(三)婚姻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清康熙十三年,容若迎娶两广总督卢兴祖的女儿卢氏为妻。

又是一桩门当户对的政治联姻,却并不妨碍毫无感情基础的二人在婚姻中惺惺相惜、意气相投,把一段封建包办婚姻演绎为郎才女貌的天作之合。

夫妻二人均是青春少艾,容若才气逼人,温润如玉,卢氏性本端庄,温婉贤良。两个人都在小心翼翼的摸索婚姻的相处之道。

卢氏亦博学多才,灵动有趣。在容若简单素朴却藏书丰富的书房,经常能看到两人谈天说地、博古论今的身影。两个人一起读书,一起做文字游戏。闲时以书作赌,输的一方要以茶代酒,海饮一杯。两个人在书房唇枪舌剑、引经据典,笑作一团。

容若也描写了小娇妻午后春睡图:暖暖的春日午后,你慵懒的侧身躺在美人榻上,眼神迷离,似睡非睡,空气中也满是暧昧恬淡的气息。阳光温柔的抚摸你娇羞的面庞,那点点红晕,正是昨夜酒醉的浓香。

卢氏的善解人意、灵动鲜活,给内心苦闷不已的容若带来脉脉春风、寸寸柔情,也一点一点的抚触着容若本就敏感易伤的心,容若慢慢开始接受,开始习惯,开始欢喜。二人渐入佳境,琴瑟和鸣。

只是原本以为,这一切不过是最平常的烟火日子。

只是当时的容若并不知晓,爱情已经悄然来到。

奈何彩云易散,霁月难逢。

康熙十六年。

这一年,纳兰明珠官升武英殿大学士,位极人臣,权倾朝野。

这一年,卢氏怀孕待产。四月,卢氏产下一子。

喜事连连,本该是让人欢欣雀跃的一年。

可谁知,卢氏产后受风,缠绵病榻。一个月后,便溘然长逝。

憔悴去,此恨有谁知。天上人间俱怅望,

经声佛火两凄迷。未梦已先疑。

又一次品尝失去的滋味,又一次肝肠寸断。

人说,爱情有两个极致之美:未得到和已失去。对于容若来讲,已经全部体味。

在萧瑟秋风、无边落叶中,容若久久伫立在残阳之下。你在的时候,从未感觉你有多么不可替代。可为什么,你不在了,世界会如此空旷苍凉,我的心也被击穿了好大一个洞,被呼啸的北风穿心而过。

对于爱情,我们总在辗转反侧、孜孜以求,却往往忽略了,它可能就在我们身边,那一箪一饮,一餐一饭,那雪后的一件毛衣,那晚归的一句叮咛,才是爱情最真实的模样。

而人性的弱点,往往使我们舍近求远,无视当下。

何不惜取眼前人?

周星驰在《大话西游》里有一段著名的台词: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缘分有深有浅,有始有终。我们不会知道命运会如何安排,那何不在拥有的时候好好珍惜,失去的时候不要追悔莫及。

(四)谁念西风独自凉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康熙二十一年,作为御前护卫的容若,扈从康熙一路北上,出山海关。

生于京城,长于富贵的容若,第一次看到雄浑荒凉、旷达恢宏的北国风光。

边疆塞外,风沙遍地。容若的心境愈发苍凉感伤,那淡淡的忧郁却一直挥之不去。

夜深了,躺在军帐之中,容若衷肠难诉,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这一生,什么如花美眷,什么似水流年,都敌不过帐前的点点灯火。

容若是不快乐的,即便在外人看来,他已是天之骄子,功名利禄、娇妻美妾,与生俱来。可也许这并非他心中所想。

浮生若梦,若梦非梦。他日日与一帮江南文人开怀畅饮,引为知己。他著有《侧帽集》《饮水词》广为流传。可他的愁绪从未消散。

他的好友顾贞观亦感叹: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纳兰,如一株长在悬崖峭壁的凌霄花,终究不属于凡尘,更不属于富贵。

作者:胡一一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