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3-15

《红楼梦》里的酒文化,钟鸣鼎食人家觥筹交错的奢侈生活

原标题:《红楼梦》里的酒文化,钟鸣鼎食人家觥筹交错的奢侈生活

《红楼梦》里浸染着浓郁的酒文化,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酒,有各种各样的酒具。

饮酒的地点不同,有时在屋子里,有时在花厅里,有时在山上,有时在水边。

赏花时喝酒,观雪时喝酒;写诗时喝酒,游戏是喝酒。

《红楼梦》里的酒无处不在。有酒必有酒具。书里的酒具让人眼花缭乱,光听名字就醉了。

玻璃盏、琥珀杯

这两种酒具是贾宝玉游太虚幻境时,饮酒的酒杯。

有小鬟来调桌安椅,摆设酒馔。正是:琼浆满泛玻璃盏,玉液浓斟琥珀杯。

所饮的酒是用“百花之蕤,万木之汁,加以麟髓凤乳酿成”,此酒清香甘冽异常。

玉液琼浆斟满玻璃盏,琥珀杯。“歌阑赏尽珊瑚树,情厚重斟琥珀杯”。酒不醉人人自醉,果然宝玉醉了,于是在太虚幻境里与警幻仙子的妹妹春风一度。

乌银梅花自斟壶,海棠冻石蕉叶杯

38回,大家来到莲花池上的藕香榭,吃酒赏桂花。藕香榭“四面有窗,左右有曲廊可通,亦是跨水接岸,后面又有曲折竹桥暗接”。

栏杆外另放着两张竹案,一个上面设着杯箸酒具,一个上头设着茶筅茶盂各色茶具。那边有两三个丫头煽风炉煮茶,这一边另外几个丫头也煽风炉烫酒呢。

黛玉拿起那乌银梅花自斟壶来,挑了一个小小的海棠冻石蕉叶杯。她斟了半盏,一看是黄酒,便不喝了,要喝口热热的烧酒。宝玉命人将合欢花浸的酒烫一壶来,黛玉喝了一口。

黛玉用的酒壶是银制的有梅花图案的酒壶。喝酒的酒杯是海棠冻石蕉叶杯。蕉叶杯以小闻名于世。苏轼说自己酒量小,写道:“吾少时望见酒盏而醉,今亦能三蕉叶矣。”

陆游《幽事》中也说自己酒量小:“酒仅三蕉叶,琴才一履霜。”明袁宏道《觞政》说:“余饮不能一蕉叶”。也就是说他喝不了一蕉叶杯的酒。“不胜蕉叶”,成为酒量小的代名词。林黛玉特意选了一个蕉叶杯说明她酒量很小。

竹套杯,黄杨木套杯

第40回,贾母请刘姥姥在缀锦阁喝酒,大家不是在一个桌子上吃饭,每人一桌。这个桌子是雕漆几,雕刻的图案各不相同。

有海棠式的,也有梅花式的,也有荷叶式的,也有葵花式的,也有方的,也有圆的,其式样不一。一个上面放着炉瓶,一分攒盒,一个上面空设着,预备放人所喜食物……每人一把乌银洋錾自斟壶,一个什锦珐琅杯。

刘姥姥吃了酒,逗趣说自己害怕失手打坏了酒杯。她说:“有木头的杯取个子来,我便失了手,掉了地下也无碍。”

凤姐就命丰儿去取十个竹根套杯来。”鸳鸯不同意,让拿贾母那里的用黄杨根整抠的十个大套杯拿来。只见“那大的足似个小盆子,第十个极小的还有手里的杯子两个大;喜的是雕镂奇绝,一色山水树木人物,并有草字以及图印”。

看来贾府里有竹子做的套杯,还有黄杨根抠的套杯。刘姥姥喝了一小杯酒,王熙凤还喂她一口茄鲞。

钟鸣鼎食人家酒香四溢的生活

大家边吃酒,边说酒令,边听着藕香水榭里小戏子演奏的乐曲,“只听得箫管悠扬,笙笛并发。正值风清气爽之时,那乐声穿林度水而来,自然使人神怡心旷”。

贵族之家“钟鸣鼎食”的生活跃然纸上,酒香四溢的《红楼梦》,觥筹交错中沉醉了多少红楼梦中人。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