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5-28

当代艺术在深圳:硬件优势很明显“溢出效应”需时间

原标题:当代艺术在深圳:硬件优势很明显 “溢出效应”需时间

2020年5月10日,深圳首次 “对画——对话雅昌展览季”之“当代艺术在深圳”在雅昌艺术中心现场直播,此次论坛邀请到坪山美术馆馆长刘晓都、木星美术馆创始人吕红荣、著名当代艺术家周力、红树林画廊创始人邓彬彬作为特邀嘉宾。

在深圳雅昌艺术中心举办的论坛现场

【直播回放】论坛 | 当代艺术在深圳

当代艺术在深圳起步甚早,上世纪90年代,何香凝美术馆就举办过影响全国的当代艺术展、当代雕塑展,之后成立的OCAT更是以研究、展示当代艺术为己任,试图进一步将中国当代艺术推向高峰。然而,三十年过去了,最早在深圳燃起的当代艺术“星星之火”却未发展成“燎原之势”,虽然艺术机构不断成立,数量增加,艺博会也逐步兴起,但好像各自运作,很难形成深圳全城联动之势,进而影响全国。那么,究竟是什么制约了深圳当代艺术的发展?深圳各个艺术机构为何难以形成合力?深圳当代艺术艺博会为何“孤掌难鸣”?

作为此次论坛的嘉宾兼主持人邓彬彬觉得雅昌在这一时刻发起这样的论坛十分有意义,因为2020年对于各行各业都是一个影响深远的年份,“在其他地方,大家对当代艺术的关注可能会聚焦艺术本身,但在深圳,任何一个好一点的展览、博览会、新机构的出现都会引发媒体、相关人士对整个城市文化的探讨,这说明深圳这座充满活力的移民城市在人们心中有着相当特殊的位置。近年来,我们看到很多国际画廊,北京、上海画廊活跃于深圳,深圳的藏家也会在香港Basel或海外消费,非常引人注目。但另一方面,深圳又让很多和这座城市发生过密切关系的相关人群感到疑惑,因为这里还是很难形成艺术家的聚集,不少画廊尽管看好深圳,但也处于观望中,艺术博览会也有点举办乏力,美术馆也远远没有达到像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种氛围。”

论坛嘉宾(从左至右):邓彬彬、周力、吕红荣、刘晓都

虽然此次的话题是“当代艺术在深圳”,但邓彬彬觉得将其聚焦一点就是“当代美术馆在深圳”。而此次邀请的嘉宾涉及公立美术馆、民营美术馆、画廊的负责人,能从各个角度探讨这一焦点。

坪山美术馆自去年开版以来,在馆长刘晓都的主持下,多场公共教育活动的策划,跨年大展“共时”的举办,以及线上讲堂的开设,瞬间让深圳的当代艺术升温,让距离变得不再遥远,让深圳的公立美术馆变得很有国际性和当代性。

刘晓都笑言,在深圳这个商业城市,自己这个公立美术馆馆长,实质上就是“职业经理人”,“其实运营美术馆的关键还是确定你到底要做什么内容?在深圳,博物馆不多,但美术馆已经有好多家,传统的、古典的,都有机构在做,所以这一块我们不可能后来居上。我觉得在这里,我们还是要立足现在,面向未来,因为深圳本来就是一座面向未来的城市、新兴的城市,要做就做新的、实验性的东西。而且在我看来,当代艺术其实是一个非常通行的,更容易理解的语言,与国外交流,我们需要这样的语言。所以,一方面我们希望跟国际接轨,另一方面也希望引进比较好的艺术家、展览。”刘晓都说自己是学建筑出身,没有那么多艺术资源,但深圳这座城市很特殊,氛围不错,做点事大家一帮忙,基本上就能成。

坪山美术馆

对于邓彬彬之前所说深圳还没形成较为成熟的当代艺术的气候,刘晓都也表示赞成,但他觉得这是个时间问题。“有一个所谓的‘溢出效应’,就是说大家有钱到一定程度,当钱溢出之后才会慢慢像不同领域扩展。如果这里有更多的收藏,更多的当代艺术展,更多的美术馆有自己的收藏,这些就慢慢积累起来了。之后很多人就可能意识到,噢,原来我有钱了还可以做这件事。当然,这也需要很多的宣传,大家一起打造一个很好的艺术生态。”

木星美术馆作为深圳去年开幕的民营美术馆,在这座城市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它的开幕展规模巨大,几乎囊括了中国当代艺术所有重要的艺术家。“木星美术馆刚刚开馆的时候确实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很多人也会说一个民营美术馆为什么做那么大?当然这里有很多原因。在疫情当中我们也进行了一些思考,美术馆会做一些调整。我们可能会做得更有意思,民营美术馆它本来就是靠我们自身的资金在运营,所以我们会注重跟观众的互动会更多一些。”吕红荣观察到,现在来木星美术馆的看展的观众大部分是30岁以下,“其实深圳是一个科技城市,所以我们以后也想多做科技方面的艺术展。”

木星美术馆开馆展现场

除了科技、年轻化以外,身处深圳保税区的木星美术馆,还享有着关税上的优势。“在深圳保税区,等同于在香港,不需要海关关税,只需要一个备案的手续。所以我们竭力把这里打造成一个立足深圳面向国际的平台,希望更多的一些国际机构来跟我们合作,开办更多国际展览。”在木星美术馆的二楼,吕红荣准备打造一个国际画廊区,正在接洽不少国际大牌画廊,希望他们能入驻保税区。另外,吕红荣也很注重开拓“艺术仓储”这一块,之前他们就在跟很多画廊洽谈香港巴塞尔展完后作品不运回国,而是放在深圳保税区的艺术仓库随时展出。只是疫情影响,暂时搁浅了这一计划。

上世纪80年代末就来到深圳的当代艺术家周力,可以说目睹了深圳当代艺术的一路成长。“我来到深圳的时候,这真的是十分年轻的城市,可以说是一张白纸。白纸有白纸的好处,当然也有它的弱点,比如文化根基浅,没办法和北京、上海比,但正因为它是白纸,所以任何事物都能够很容易地生长起来,在早期,确实有这样一批人在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比如华侨城、比如OCAT,他们开创了艺术机构、艺术生态的一些发展模式。

OCAT刘建华个展现场

周力是深圳著名的当代艺术家,而另一重身份是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老师、华侨城盒子艺术空间的艺术总监。“我是个艺术家,做这个美术馆纯属是因为我的教学,当时是学生的作品很多,想给他创们造点机会做展览。当时深圳的欢乐海岸需要一个这样的空间,我有一个概念就是做一个‘移动的美术馆’。整个模式实际上更多的是偏向于一个商业的点缀,我的目的是为了让我的学生作品能够呈现,有一个展现的平台能够跟观众有直接的交流。”而实际上,盒子美术馆确实不走寻常路,它打破了一般美术馆的模式,将当代艺术、学苑教育、社会实践、商业空间很好地结合到了一起。

位于广东顺德的华侨城盒子美术馆

邓彬彬认为,深圳的当代艺术确实需要各方的合力、助力,而每个人也需要做好每一个岗位的本职工作。“深圳其实当代艺术发展的土壤是非常好的,因为它目前可能是全世界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艺术发展有基础,来到这个城市的人群非常年轻,而且受到很好的教育,对新兴事物都有很好的接受能力。另外,深圳背靠香港,过去五年香港、伦敦、纽约都是世界艺术市场的三大中心,全世界重要的拍卖行、画廊,还有博览会都会在香港生根,所以深圳也受到地域性的辐射,再加上雅昌这样的深圳企业又在为当代艺术保驾护航。”

_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