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6-04

国防教育栏目|如何把握中国古代军事思想中的“战备论”?(上)

原标题:国防教育栏目|如何把握中国古代军事思想中的“战备论”?(上)

关于中国古代军事思想中的“战备论”。

居安思危,治不忘乱,天下无事,不可废武,警钟长鸣,常备不懈。这是中国几千年来的一个治国安邦的传统战略思想,是一个被历史反复证明了的颠扑不破的客观真理。古代兵家和兵学家们认为,国不可一日无备,忘备必亡国,这就是中国古代军事思想中的“战备论”思想。它从哲学思想方法论的高度,揭示了安与危、治与乱、存与亡这几对矛盾着的事物,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的规律。它从政治规律性的高度,揭示了这样一个真理:加强战备、加强国防和军队建设是国家的根本,忘战废武,必然亡国。中国古代军事思想中关于战备论的观点,既唯物、又辩证,对我们当前的军事斗争准备工作仍然有普遍的指导意义。其主要内容包括两个方面:战备的主要内容;战备的基本原则。

1.关于战备的内容

战备包括哪些内容呢?从我国古代兵学典籍中可以看出战备工作主要包括五个方面的内容:

(1)军国之要,在于修政——政治上备战

南子·兵略训》曾指出:“地广人众,不足以为强;坚甲利兵,不足以为胜;高城深池,不足以为固;严令繁刑,不足以为威。为存政者,虽小必存;为亡政者,虽大必亡”。意思就是说一个国家的战守存亡,政治状况如何,具有决定性、首要性意义。因此古人主张战备工作首先要从政治开始。

把政治作为战备的首要内容,除了那些用兵专论之外,多数经典名著都是从政治入手来论军事的。如《武经七书》收录了七部兵书,除了《李卫公问对》因专论用兵,不涉及战备问题,其余六部都把政治上争取民心问题放在战备工作的首位。《孙子兵法》开篇即讲战争是国家的大事,首先要“主熟有道”。《吴子》把《图国》放在全书的第一篇,把“内修文德”放在第一位的位置,强调要政治上备战。其它几部兵书,《司马法》《尉缭子》《三略》《六韬》都十分注意政治上备战的问题,而且论述都十分深刻。

(2)强兵之急,在于富国——经济上备战

国富才能强兵,国贫必然兵弱。这是中国古代兵家的共识,因此兵家都把“富国”提到战备地位上来考虑,强调国家要大力发展生产,做到国富民殷。

为什么古人强调经济上备战呢?根本原因就是他们已认识到经济是人们一切社会活动的物质基础,直接关系到战争的胜败。首先,从经济同军事的直接关系看,古人认为:“国不可一日无兵”“兵不可一日无食”“军以粮为本”“军无委积则亡”,即物资储备是进行战争的基础。另外,古人还看到无论是改善武器装备,建立精锐的军队,抓教育训练,还是使用间谍,都离不开经济这个后盾。其次,从经济同军事之间关系看,古代兵家认识到战争作为政治的继续,取决于民心向背,而取得人民支持,一个很重要的条件就是国家要富,《管子》讲:“得民之道,莫若利之”。另外,作为战争取胜的重要条件,必须在外交上搞好睦邻友好关系,结交必要的盟友,而这又同国家的经济状况相联系,国家富裕,才可能广交朋友。鉴于以上认识,《管子》主张:“甲兵之本,必先于田宅”,即大力发展农业经济作为战备的重要工作。姜子牙在《六韬》中主张君王必须掌握国民经济的三大支柱:大农、大工、大商,他强调“人君无以三宝借人”,即要由国家把工、农、商业统一组织起来,发展好经济,国家才能搞好战备。

(3)安国之道,先戒为宝——思想上备战

《吴子》讲:“安国之道,先戒为宝”,反映了中国古代兵家历来十分重视思想上的战备工作这一传统兵学思想。古人认识到人的一切活动皆由思想支配,因此思想上的战备比起其他方面活动来说,更带有根本性。古代兵学家们一贯强调居安思危,安不忘战,另一方面则从理论上批判了对国家民族危害最大的三种思想:“偃兵论”“兼爱论”“全生论”。

所谓“偃兵论”,即是指弃武修文,废除武备,片面主张以仁义治天下的论调,其实是一种使国家败亡的谬论,但在各个历史时期这种理论还很有市场。《管子》明确指出:“寝兵之说胜,则险阻不守”。许多兵学家也从理论上指出了废除军备的“偃兵论”,倡导加强全民国防观念教育,做到警钟长鸣,常备不懈。《鹖冠子》就告诫世人:“兵者,百岁不一用,然不可一日忘也”。《历代名臣奏议》中也有“备而未用,为政之常”,《登坛必究》中也有:“无事常为有事之备”的思想,这些都说明思想上重视备战的重要性。

所谓“兼爱论”,这是我国历史上提出的一种以人性论为基础,宣扬“四海之内皆兄弟”之类的泛论人类之爱的思想,不分敌我、善恶、正义与非正义等。这种思想对国家和民族也是危害极大的,历来受到兵学家们的批评。如《管子》就指出:“兼爱之说胜,则士卒不战”。也就是说人到了善恶不分、敌友不辩、家仇国恨可以不顾,还有谁愿意为国家、民族利益打仗呢?因此古兵家和兵学家们极力主张加强对社会的敌情观念和敌我观念教育,弘扬疾恶如仇、惩恶扬善的精神。

所谓“全生论”,即宣扬把一切国家利益都抛诸脑后,专讲自己怎样保全生命的理论。管子指出:“全生之说胜,则廉耻不立”。一个社会如果贪生怕死、明哲保身的风气占了上风,那么一旦外敌入侵,人人都可以出卖人格,国格和民族气节。还有谁能杀敌卫国,“舍生取义”呢?因此古代兵学家们强调加强对社会的爱国主义教育,和杀敌尚武精神的培养,猛烈抨击见利忘义、贪生怕死的“全生论”。 

综上所述,中国古代军事思想中提出的思想上备战问题,从根本上说,是在全民全军之中培养国防观念,敌我观念、献身精神、爱国主义和民族英雄主义的问题。这些思想抓住了思想上备战的要害。我们军队新时期精神文明建设,也仍然是以这些为主要内容和目的的。

(4)简募良才,厉兵秣马——军事上备战

一个国家要在战争中取胜,非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有一个巩固的国防不可。因此军事上搞好战备就成了战备的核心。古代历代兵家都重视军事上备战,而且随着历史的前进,武器的不断发展,军事上备战的内容也越来越广泛与复杂。概括起来主要是完善十大系统的工作:①指挥系统;②兵员系统;③训练系统;④兵器系统;⑤工程系统;⑥后勤系统;⑦谍报系统;⑧通讯系统;⑨宣传系统;⑩管理系统等。

中国古代兵家论军事上的备战工作,有以下四个突出特点:

其一,提倡“兵贵精,不贵多”的精兵主义。如《吴子》主张军队应简募良才,然后分别编组训练成精锐,叫“练锐“;管子提倡“兵贵于精,不贵于多”;明徐光启也提出:“千筹百计,总以精兵为根本”。

其二,高度重视具有战略性意义的国防防御工程建设。如春秋战国时期各国都注重修筑城池,尤其是齐、楚、燕、赵、秦、魏等国大力修筑长城,秦国后来将其连成一片,号称“万里长城”。直至今天,宇航员在太空中用肉眼都能看到这举世无双的“奇观”。

其三,高度重视司令部的建设。如远在战国时代的武学名著《六韬》已对这些问题有了非常全面的考虑,这在世界军事思想史上也是名列前茅的。后世兵家也都非常重视司令部的全面组建和建设工作。

其四,高度重视间谍情报工作和间谍的功能。如《孙子》兵法将间谍分为五种,专列《用间篇》加以论述。《李卫公兵法》《投笔肤谈》等兵书也都论述了间谍的分类,间谍的作用以及具体如何运用间谍战的方法等。古代兵家之所以在战备工作中高度重视用间谍,主要是因为情报工作是胜败之机,用兵之要,不可不察。许多现代军事家甚至认为:情报是战争的第一定律。

(5)柔仁善邻,合纵连横——外交上备战

外交活动,可以说是战争爆发前的政治前哨战。在战争过程中,外交活动也是一种重要的斗争形式和手段。故孙武说“上兵伐谋,其次伐交”。伐交就包括了外交上备战的意思。中国古代兵家历来重视外交方面的战备活动,认为“唇亡齿寒”、“亲仁善邻,国之宝也”。在长期的斗争实践中,古人创造了不少具有普遍意义的外交战略策略。较为典型的有:①亲仁善邻。这是和平的睦邻外交战略,主要是对与自己相邻的周边国家,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建立起友好亲善关系。②远交近攻。这是一种结交远邦,出击邻国的战略策略。如秦国就是用这种外交战略配合自己的军事行动,先后灭了韩、赵、魏、楚、燕、齐等国,统一了天下。③合纵连横。这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外交战略与策略。战国时,苏秦联合六国,组成抗秦的政治、军事同盟,叫“合纵”,张仪用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方法拆散六国的政治军事同盟,变“抗秦”为“事秦”,叫“连横”。合纵的战略在当时抗秦中起过很大作用,但后来被“连横”战略所破,六国遂灭。另外,还有“祸水外移”“借刀杀人”“笑里藏刀”等外交战略与策略,也是古人常用的。

(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ClCC国防教育特邀专家杨新

C2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