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6-24

德国小镇的现状,几乎看不出是在疫情中

原标题:德国小镇的现状,几乎看不出是在疫情中

您在朋友圈里的转发是对本公众号的支持

6月21日,星期天。我们去山里采野草莓,路过一名叫Idstein的镇子。此镇子我们好多年前去过,当时还在读书。

此时大胖突然喊饿,他其实不是饿,是馋,这时候要给他买个冰激凌吃,但镇子上是否有卖的?我心里没数,因为是周日,再加上德国疫情反复,北威州肉厂感染者激增,冰激凌店是否开门呢?

八分钟在德国小镇上的视频,大家先睹为快

进这个小镇时是下午两点,没想到啊没想到,小镇上的饭店全开着门,而且外边的食客还真坐了不少!镇子门口的意大利冰激凌店门口竟排起了队伍,一堆周末骑行者在镇上小憩,在那里等着买冰激凌。

镇上来来回回的人不算少,

小镇中央有中世纪的古堡和城墙,城墙内是古代Idstein贵族居住的宫殿。这个宫殿现在被改成了文理高中。去往城门的石头阶梯上,有几个女高中生们在那里坐着聊天,时而窃窃私语时而爽朗大笑。德国中学在六月初恢复开学,不过是错开上课,本来学习压力就不是太大,结果又要上一天休一天,又赶上快放暑假,好悠闲的孩子们。

这三三两两的人流,让我们心情愉悦,索性在镇子里转转,拍点照片。我后来想想,好像上一次拍这种德国小镇的照片,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事啦。真有点对不住这游遍德国的名声。

类似Idstein这样的小镇子,在德国岂止千百个,她们多数都不出名,所以即便是游客,也以德国人为主,当时在镇子上的人,我大体看了一下,要么是周末锻炼身体的骑行者,或者是骑摩托车,成群结队的“老爹”,就是在公路上风驰电掣超级拉风的那种,在镇上休息,要么就是街坊四邻,老头老太太。这些老人,是镇上饭馆的常客,没有了他们,餐馆就很难经营下去。

人,是习惯和念旧的动物。无论对食物,对房子,甚至对家门口的那条路,人都是念旧和怀旧的。就如我当年在国内的大学读书,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给一孩子当家教,讲完课,就去临近的一小餐馆吃碗牛肉米线,每次必吃,从不换地方。后来到了德国,去图书馆看书前,在法兰克福火车站里的汉堡王吃顿最便宜的套餐,一个汉堡,一杯饮料,一份薯条,4.59欧,这一习惯,一直持续了好几年。

我想,那镇上的餐馆和街坊四邻之间,也有这样的关系,餐馆关门了,老板和员工就没了收入,而那些街坊四邻,失去的是“习惯”。他们怀念过去的生活,食物的味道,当然就希望这些餐馆能够一直坚持下去。所以一旦开门,老主顾们都回去吃。本来就没有了游客,大家又不去,那餐馆也就倒了。

实际上这次疫情影响最大的,是很多著名小镇,比如罗腾堡啦,国王湖啦,知名旅游区游客众多,尤其是国外游客,现在几乎不可能来,我估计当地从事旅游业的人会很受伤。对于很多德国普通小镇而言,现在其实已经恢复的不错,这是目前德国小镇的现状。

七月底或八月除,我们将去德国北部波罗的海转转,今年夏季就不出德国了。

德国小店,购买些东西是对俺最大的支持。小店除最低折扣外,推出满减活动,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