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6-24

《蜗牛与黄鹂鸟》:青春偶像剧不是癫狂,傻白甜不是疯子!

原标题:《蜗牛与黄鹂鸟》:青春偶像剧不是癫狂,傻白甜不是疯子!

《蜗牛与黄鹂鸟》的意义比较大于实际,因为毕竟是接替质量不咋滴但是热度还不错的《幸福,触手可及》的档期,在前面一个收视率还算不错的剧集之后,紧接着要再续辉煌,所以,林允和张新成的搭配很有推陈出新的意味。

可惜,虽然剧情的原始母版《交响情人梦》在整个东亚片区有着不错的口碑和热度,但是,降级缩水版的乡土改编,让《蜗牛与黄鹂鸟》这个新版本,反向形成了对于原版口碑的抹黑和反噬。

溯源

《交响情人梦》是日本漫画家二之宫知子,从2001开始,在女性漫画杂志《Kiss》上开始连载的漫画作品,连载一直持续到2010年,主题剧情讲述了音乐天才千秋真一与钢琴怪少女野田惠之间,关于音乐理想与爱情的故事。因为主人公的职业因素,其中大量添加了古典音乐元素,自面世以来一直被当成是“古典乐入门宝典”、“乐为媒“这样的关于古典音乐方面的职业向情感题材。

而据有关统计,截止2012年,《交响》漫画单行本销量累计已超过3300万册,总共发行25本单行本和1本角色资料手册。而获得荣誉方面,曾在2004年第28届讲谈社漫画赏上获得少女部门奖。

因为漫画的火爆,引起了影视剧制作方面的关注。于是,2006年,日本富士台秋季力推的强档“月九”剧推出了同名电视剧,电视剧由武内英树及川村泰佑联合执导,上野树里、玉木宏、瑛太等主演,还特别邀请“钢琴王子”李云迪担任宣传大使。

最终在第51届“日剧奥斯卡”日剧学院赏 上,包揽最佳作品、最佳音乐、最佳导演等六项大奖成为最大赢家,并且影响积极向外扩散,席卷了东京电视剧大赏、日剧学院赏、首尔电视大赏等奖项。

而真人电视剧的成功,催生了之后的TV动漫版。综合起来,在漫画的平面上添加了声画,尤其是电视剧和动画番优良的配乐制作,简直就是古典音乐的入门教材。

随后,09-10年播出的电影版,更是坚持了原班人马的豪华制作,甚至邀请了郎朗担任野田妹的钢琴演奏,不仅仅满足了原著粉的情怀向,还积极向外拓展了自己的经典地位!

剧情照搬,然后水土不服

这部剧情来到十余年以后的国内,就显得在原著的理想与感情双线交织的主题里,将叙述的力道集中到了感情上面。

这部电视剧讲述了傲娇严肃的钢琴王子李臻言(张新成饰演)和脱线迷糊的钢琴怪才方小莴(林允饰演)相遇后,为了彼此成为更好的自己,克服恐惧并勇敢追逐梦想,相互影响相互提携促进的励志爱情故事。

这一点和原著的主旨大体相同,只可惜,《蜗牛和黄鹂鸟》虽然经历原著好几版的改编洗礼,依旧没有学到本土化代入感的精髓,一副飘荡在离地三尺的悬浮感,让整个故事缺乏足够的现实质感。

这不,照搬原著设定——李臻言和方小莴住在同一栋楼的一层和二层,还师从于同一个老师门下。

可是出身环境和性格方面的差异,造成两个人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简单来说,男生李臻言酷爱音乐,是音乐学校弹钢琴最好的学生,实力决定眼界和态度,所以为人很高傲,别人弹奏的曲子在他耳朵里统统都是噪音。自视甚高的结果,养成他异常洁癖的生活习惯。

(那种自傲的人有洁癖的人格设定,真是烂大街了!)

但住在二楼的方小莴就和他截然相反,虽然是个女孩子,但自由随性,所以生活粗糙,房间乱成一片,整个居住环境简直可以用邋遢来形容。

这样的一个颜值一般,作风随意,甚至大大咧咧的女生无论如何是不会被自视甚高,一板一眼,还有洁癖的李臻言看上的。但缘分就是这样妙不可言,两个人就读于同一所音乐学校,凑巧的是,阴差阳错,因为师从于同一个指导老师两个人,硬被剧情凑成为了钢琴搭档。

这样,惯例的,两个人要突破最先的性格和各方面的差异,经历无数生活习惯上和音乐理念上的冲突,最后变得彼此融洽但又不失自己的风格,完成最后音乐风格的定性。

李臻言是典型的学院派,一板一眼的跟着老师的理论练习,就技法和演奏效果绝对是复制前人的较高水平。但是,在方小莴的随意之下,就显得刻板而匠气。

这个方小莴尽管生活邋遢,她弹奏的钢琴在学霸李臻言眼里看来也是非常怪异的。明明乍听起来弹得“乱七八糟”,但听着听着就异常舒服。

所以,剧情还是按照严谨古板的男主角与自由随性的女主角相互摩擦,然后相互融合的路数在一板一眼的走。

可是,一方面因为古典交响乐来国内那种曲高和寡的社会地位,一方面因为两位演员对于所扮演角色的气质与举止的不兼容,造成整个剧完全是对口尚未体验过社会严苛的象牙塔里面,或者刚刚被家长或逼迫或诱骗着接触古典音乐的未成年音乐爱好者?

(个人对国内的音乐爱好者保持谨慎的态度,反正一大半孩子学音乐,都是带着很明显的功利目的的。)

编导演团队很用力,但是越用力越扭曲

为了凸显《蜗牛与黄鹂鸟》的偶像剧气质,特地请动了之前缔造了一时风尚的“台湾偶像剧教父”的刘俊杰担任导演。他曾执导过《薰衣草》、《王子变青蛙》、《杉杉来了》等多部人气偶像剧,对这类偶像剧还是很有经验的。

但是,大家知道的,台湾导演没有内地真实的生活经验,还是喜欢拿着以前那些约定俗成的条条款款来演绎日新月异的内容,面对已经换了好几茬的目标观众。加上本身日漫改编一贯的文化与地域差异,结果造成内容飘在距离地面三公尺的空中的惨状,可谓是见多不怪了。

比较要命的一点在于,两个主演的颜值和气质,和角色的要求都有点差距。

李臻言是典型的少年老成,因为出身好又加上十几年的学习经历里遵循老一辈传统,练就了一身“老干部”的那种老成的外貌,以及疏离的气质。

张新成却是典型的居家气质,活泼,阳光,典型的邻家大男孩。想要复制玉木宏这个角色的高傲与冷峻,就显得表演痕迹有点重。而且,为了凸显男主角的古典与贵气,愣是弄了一个不是很适合张新成本身气质的发型,显得平白的张新成油滑了不少!

但是整体上,除了那个不太符合张新成自身气质的发型,他的状态和表演还算是中规中矩,没有太大的毛病,除了时不时显得头比脸大。

整个剧最要命的是作为主推噱头的林允。方小莴这个角色定位不难,相对于普通女孩子,她更具有艺术家气质——跳脱,随意,活泼得有点邋遢,在生活方面追求感觉没有啥心机,骨子里除了通过感觉来表达音乐,其他方面都是个诸事不理的“傻白甜”。

但是,我们新时代自嗨演绎高手——林允,把这种“傻白甜”演出了傻到疯癫,却没有白甜的地步。完美贯彻了田馥甄《魔鬼中的天使》里面“可以叫我疯子,不准叫我傻子”的指导方针——为了不傻,彻底疯了。

林允正在向着郑爽的路子策马奔腾!

这里我们要掰扯一下林允最近几年越来越接近当年欧阳娜娜横空出世的“鹿小葵”一样自嗨的表演方法了。

个人认为,林允这几年越来越张扬的演绎方式不是癫狂,而是一种典型的不知变通。她在延续周星驰扶植她出道的时候那种漫画式的角色演绎方法,极端自我的认为周星驰教授的方法可以在所有题材百试百灵。

可惜,她根本没有考虑一下,周星驰的癫狂派喜剧和现在她主演的青春偶像轻喜剧甚至正剧题材,是不是有天生的气质隔阂。

《蜗牛与黄鹂鸟》脱胎于日本漫画,但不是每一个好看的日剧都适合翻拍。翻拍得成功不成功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文化背景不同,你看日剧的时候觉得角色丰满可爱,拿到中文语境里你就是会觉得油腻突兀。

而同理,适用于林允那千篇一律的对于角色的理解和演绎方法——从周星驰掌控的《美人鱼》开始,林允就是这种大开大合,疯疯癫癫的表演手法,用一种指手划脚张牙舞爪的肢体动作,挤眉弄眼摇头晃脑的表情,集合起来表现一个女孩子单纯透明,毫不做作的外显个性。

话说,妹子你是不是对毫不做作有什么理解上的失误?

可问题在于,《美人鱼》是一出异类模仿人类的闹剧,展现的是一种夸张、荒诞的主题,所以在里面表情做作,略显浮夸的演技,会变得不那么浮夸。而如果这种演技不考虑存在的题材和展示方式,原样平移过来的话,那让周星驰一直拿不到学院派认证的八字评语,就成了夸张造作,过度浮夸了。

而一个傻白甜的角色,如果失去了现实存在的意义,只在剧情里剩下了张牙舞爪,故作纯情,距离“滚回你的迪士尼去”,也就不远了!

所以,《蜗牛和黄鹂鸟》这部名字有点无厘头的片子,要是不是张新成或者林允的真爱粉,个人觉得还是不看了的好!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