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10-07

“年过花甲”的惠山泥人厂易主接手方坦言“不想毁掉瑰宝”

原标题:“年过花甲”的惠山泥人厂易主 接手方坦言“不想毁掉瑰宝”

惠山泥人厂始建于1954年7月,以生产“惠山泥人”闻名中外。 孙权 摄

中新网无锡10月7日电 (记者 孙权)10月7日,来自江苏昆山的周先生在游玩无锡惠山古镇时,特地抽空去了一趟“藏身”古镇附近的惠山泥人厂。“上个月听说这个厂子换了‘新东家’,特地来看看。还好,厂子仍在正常生产,以后也不愁买不到正宗的‘惠山泥人’了。”周先生说。

周先生口中的惠山泥人厂,始建于1954年7月,以生产“惠山泥人”闻名中外。“惠山泥人”是无锡三大名特产之一,历史悠久,始于“明”而盛于“清”,是中国著名的民间艺术品、国家首批非遗,代表作为“大阿福”。

“惠山泥人”是无锡三大名特产之一,历史悠久。 孙权 摄

今年9月中旬,惠山泥人厂完成股权转让,无锡本土企业江苏耘林养老发展集团成为该厂的“新东家”。此消息一出,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关注。

“这样的瑰宝如果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那是很遗憾的。我们收购惠山泥人厂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一种情怀、一种使命。”7日,耘林集团董事长龚育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述了该集团“入主”惠山泥人厂的缘由。

惠山泥人厂如今仍正常生产。 孙权 摄

龚育才说,“惠山泥人”对于无锡的意义是深远且重大的。“在对惠山泥人厂进行调研后,我们在保护与发展非遗文化,发扬光大‘惠山泥人’品牌形象等问题上与厂方达成了广泛共识,而后我们也将结合当下文化行业发展的一些特点去制定计划,旨在通过多方努力,让‘惠山泥人’经典永流传。”

“目前泥人厂的制作者队伍年龄普遍偏大,随着老一代的工艺师们退休,泥人事业发展面临的人才缺口会越来越大;目前泥人厂生产的大多数作品题材仍相对传统,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不强;销售方式老旧,没有运用到现代的传播媒介,存在‘酒虽香但巷太深’的传播困境。”谈及惠山泥人厂及“惠山泥人”存在的客观困难,龚育才并不回避。

他认为,耘林集团拥有的设计能力与IP打造能力、营销理念与营销队伍、传播渠道与分销平台等优势,可以助力“惠山泥人”更好地走下去。这其中,具体包括与学校的产学研相结合、举行泥人传承仪式和选择传承人活动、每年向全社会征集以泥人为主题的创作作品、开发以泥人文化为主题的特色旅游线路等。

目前泥人厂生产的大多数作品题材仍相对传统。 孙权 摄

“我有股权转让这个想法很久了,也一直在寻觅合适的接手者,现在我的愿望终于达成了,我感到非常欣慰。”今年76岁的惠山泥人厂厂长沈大授告诉记者,目前惠山泥人厂仍在正常运行,其对未来充满信心和期待。

“未来,我们一定会传承和发扬好‘惠山泥人’这一无锡特有的文化遗产,做出更多更好的新产品,同时也将把‘惠山泥人’的艺术特色发扬光大。”龚育才称,很长的一个时期内,“惠山泥人”都是无锡重要的出口产品之一,今后,该集团也将充分利用“惠山泥人”的这一特性走出去,向世界讲好“无锡故事”。

记者注意到,在“入主”惠山泥人厂之前,耘林集团已在泥人制作方面有所动作。今年的第二届大运河文化旅游博览会吉祥物泥人“福运来”和“喜运来”,便是由江苏省非遗创意基地“百工造物”与耘林集团联合开发的。

图为传统的”惠山泥人“作品。 孙权 摄

“儿时对无锡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泥人、豆腐干,每次家里的长辈来无锡出差,必买这两样东西带回家。”周先生说,到了自己成年以后,来无锡游玩,也喜欢买些泥人回去给孩子玩。

如今,看到惠山泥人厂正常经营,周先生也十分欣慰。沈大授表示,耘林集团“入主”惠山泥人厂之后,人员不会发生变化,今后耘林集团还会依托集团的管理优势与人才储备,为泥人厂引入更多的“新鲜血液”。

在长期关注非遗研培计划的江南大学教授张毅看来,非遗项目有企业化运营、有社会资本参与,是一件好事。“期待耘林集团‘入主’惠山泥人厂之后,‘惠山泥人’在新的历史机遇之下,会发展得更好、传承得更好。”(完)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