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10-10

迅雷前CEO陈磊被指挪用数千万炒币本人回应:泼脏水

原标题:迅雷前CEO陈磊被指挪用数千万炒币 本人回应:泼脏水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10月10日,据新经济沸点报道,此前因涉职务侵占被立案侦查的迅雷前CEO陈磊回应称,迅雷控告他的背后另有隐情。"审计机构查到了一些问题,他们想把这些问题的脏水全泼到我身上。"陈磊表示。

此前在10月8日,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曾发布公告,称深圳市公安局已对涉嫌职务侵占罪的公司前CEO陈磊等人进行立案侦查,并呼吁陈磊尽快回国配合调查。

有迅雷知情人士表示,陈磊涉嫌虚设交易环节侵占公司资产;制造虚假合同套取公司资金;挪用公司数千万资金用于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炒币。为逃避调查,陈磊已于4月初出境。

根据官网信息,迅雷成立于2003年,面向个人和企业用户打造了丰富的下载加速、区块链、云计算、影音娱乐等产品及服务。2014年公司在美股上市后,陈磊受小米雷军邀请辞去腾讯职务,赴任迅雷,并于2017年担任迅雷CEO、董事,全面负责迅雷下载和CDN等业务。

然而,陈磊的走马上任却没能改变迅雷净亏损连年扩大的颓势,财报显示,2015年迅雷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已达1316.7万美元,而这一数字至2019年则进一步扩大至5316.9万美元。此外,陈磊还与迅雷的老团队产生了难以调和的内部矛盾。

陈磊称迅雷控告有隐情,被人指免职当晚去机房偷数据

10月8日晚,迅雷就公司前CEO陈磊等人涉嫌职务侵占事宜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在今年4月向深圳市公安局提出控告,并于近日接到了公安局已对陈磊等人进行立案侦查的通知。

与此同时,迅雷还在公告中呼吁陈磊尽快回国配合调查。

9日上午,据多家媒体报道,有迅雷知情人士表示,陈磊涉嫌虚设交易环节侵占公司资产;制造虚假合同套取公司资金;挪用公司数千万资金用于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炒币。为逃避调查,陈磊已于4月初出境。

有关人士还称,陈磊与迅雷前高级副总裁董鳕在迅雷任职期间育有一子,曾通过董鳕网罗了一批其在黑龙江鹤岗的老乡、闺蜜,将他们安插在公司关键岗位。

9日下午,据第一财经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陈磊前司机姚某曾于4月2日晚以受领导之托去公司机房办事为由,利用安保人员的门禁卡进入网心公司机房,并企图盗取公司数据及源代码。后被公司监控系统发现,考取数据的5块硬盘留置在机房内,事发后姚某潜逃。另据称,姚某疑为董鳕的表弟。

10月10日,新经济沸点报道称,陈磊对迅雷指控作出回应。他表示,今年5月-7月,自己曾先后向公安机关提交了5份材料,当时公安机关做出"不予立案"的决定,还正式通知了他。

陈磊还指出,迅雷控告的背后另有隐情。"审计机构(普华永道)发现了一些问题,他们想把这些问题(的脏水)全部都泼到我身上,但审计机构不认可,认为需要立案通知书才能做审计。这就是他们这么着急立案的原因。"

今年4月被免职,曾称迅雷指控莫须有

雷达财经注意到,今年4月2日,迅雷董事会在致全体员工的内部信中称,"即日起陈磊先生将不再担任迅雷集团CEO和下属迅雷、网心及其他关联公司CEO的职务",而顶替陈磊的则是他曾在2014年上任时接替的迅雷旧臣李金波。

而后,迅雷新管理层在对公司进行审计时发现,一家名为兴融合的迅雷带宽供应商实为陈磊个人控制的公司,后者已通过各种非法手段,向兴融合转移了数额巨大的资金,并采取欺骗手段企图将迅雷公司核心技术人员转移至兴融合公司。

雷达财经通过查询天眼查发现,兴融合全称为深圳兴融合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注册资本1000万,由北京链享云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海南链享云100%控股。陈磊从未出现在公司的历史高管或股东名单中。

另外,今年8月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公开的一审判决书显示,兴融合法定代表人孙小滨和公司被网心起诉损害公司利益,最终孙小滨和兴融合名下价值3600万元的资产被依法查封、扣押或冻结。

其中,"网心"是陈磊6年前上任时创建的网心科技,核心业务为云计算和区块链。

对此,陈磊在今年5月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其一位老部下遭到了网心新高管团队的民事和刑事指控,许多人受到波及,自己到了不得不站出来的时候。

另外,对迅雷指控自己非法转移巨额资金,骗走核心技术人员一事,陈磊也称是莫须有的。

陈磊在采访中表示,2017年工信部出台规定,要求IDC、ISP、CDN企业不得私自建设通信传输设施,且只能从有牌照的企业购买网络基础设施、带宽等网络接入资源。为规避风险,并发展玩客云,网心收购了兴融合,随后申请了相关许可资质。

经过上述运作,兴融合业务模式被塑造为从网心处购买玩客云机器,再向矿主售卖矿机。陈磊坦言,这确实是关联交易,但同时也是考虑到万一兴融合被处罚,不会伤及上市公司体系内的网心。

陈磊还指出,"所有兴融合公司的代码、数据都在网心,没有把这个公司做成一个独立的公司",且兴融合等关联公司的业务在网心内部都是公开的,知道的人非常多。公司的很多文档直接用"XR"代替"兴融",现在迅雷突然说这是员工在外私自设立的公司,十分令人不解。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链享云曾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同意与迅雷签订协议,并建立一家迅雷的关联公司——海南链享云,用以规避监管问题。海南链享云自成立起,公章、系统、官网等均由迅雷控制,而在2018年,迅雷还曾向链享云授让部分区块链业务,但如今迅雷却否认与其存在关联。

目前,迅雷官方尚未对这些消息进行确认,证据也并未公开。

接棒6年迅雷业绩颓势不减,还曾与老团队内斗

天眼查资料显示,迅雷于2002年底由邹胜龙及程浩创于美国硅谷。2003年,两位创始人回国发展并成立深圳市三代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并于2005年更名为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更名后的几年,迅雷逐步迈入巅峰。后来的招股书显示,2008年迅雷累计装机量已达2.6亿,市场占有率73%,营收1680万美金,并且已经历了三轮融资,资方包括谷歌、IDG资本等,累计融资金额超3000万美元。

2009年,迅雷实现全面盈利。两年后,迅雷第一次正式提交美股IPO申请,招股书披露,2010年迅雷净利润847万美元,公司董事长兼CEO邹胜龙持股比例27.5%,然而这次IPO却最终搁浅。对此迅雷官方表示为美国资本市场遇冷,但坊间也不乏视频版权问题导致IPO折戟的传闻。

此后,迅雷卷土重来,公司于2012和2014年先后完成了D轮和E轮融资,交易金额分别为5000万和3.1亿美元。最后一轮融资过后,迅雷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募集超8100万美元,股票代码为XNET。

上市伊始,迅雷市值一度达到10亿美元,但此后便跌至7亿美元,对于一家融资总金额超5亿美元的公司来说,堪称"流血上市"。

与此同时,邹胜龙和程浩两位创始人的股权合计也降至17.6%,此前在E轮融资中注入巨资的小米集团则跃升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7.2%。此外,雷军金山系的持股比例也达12.2%。

正是雷军的入驻,才引来了彼时在腾讯云风生水起的陈磊。据媒体报道,陈磊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虽然后悔2014年接受雷军的邀请,但自己在加盟迅雷时非常崇拜雷军。

"之前邹胜龙也找过我,我当时没有很看好迅雷做云计算,觉得不可能。但雷军说动了我,他问了我两个问题,一是我在腾讯做的不错是因为个人还是平台,离开腾讯还能否继续做好?二是想不想做一家自己说了算的公司?"

2014年11月,陈磊加入迅雷成为公司十余年来第一位正式任命的CTO后,曾为公司带来了立竿见影的变化。

首先,陈磊组建了全新的团队和公司——网心科技,并迅速复活了迅雷之前的"水晶计划",开始探索全新的云计算业务。随后,网心科技陆续推出赚钱宝、星域CDN等产品,后者还在短时间内招来了包括小米、爱奇艺、快手、B站等在内的大客户。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大量使用用户节点,星域CDN的价格显著低于其他CDN服务商。"当时CDN市场的价格普遍是1.5万-4万/G/月,网心来了直接砍到9999,价格几近腰斩"。而陈磊也很快于2015年11月升任迅雷联席CEO。

然而迅雷的股价却一降再降,至2017年7月已从上市时的约14美元/股跌落至不足3.3美元/股,累计跌幅超77%。

另据财报显示,2014年迅雷营收尚为1.79亿美元,2015年便下降至1.29亿美元,净利润也由盈转亏。虽然归母净亏损由2014年的逾1亿美元收窄至2015年的1316.7万美元,但此后的两年仍呈现不断扩大的趋势,2017年时达3782.2万美元。

2017年7月,陈磊正式担任迅雷CEO和董事,全面负责迅雷下载和CDN等业务。8月,网心推出被认为是"赚钱宝三代"的智能硬件玩客云。

据悉,初始的玩客云可让购买硬件的用户出售闲置的带宽和存储,由迅雷支付现金采购,后转手将带宽卖给客户。但如此做的成本过高,于是陈磊借由区块链和比特币想到用"玩客币"作为虚拟货币代替现金补贴来吸引客户,以此交换闲置的带宽。

原本用来激励用户的玩客币,在币圈的炒作下涨幅超100倍。据网心一位参与项目的核心成员透露,当时玩客云设备最高一天的流水超过一亿,原本399一台的玩客云连二手的都被炒到3000元。

长期萎靡的迅雷股票也借此实现暴涨,股价由3美元/股在半年内蹿升至逾15美元/股,最高价还曾达到27美元/股。

即便如此,迅雷的业绩亏损仍没有缓解的趋势。2017-2019年,迅雷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持续扩大,无论是云计算收入,还是订阅收入、网络广告收入,同比均有所下降。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迅雷员工人数仅为1070人,创下2011年一季度后的新低。而迅雷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额也已连续多年下降。

另外,迅雷的区块链业务也受到了监管趋严的冲击。2018年,迅雷更是被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点名通过玩客云变相ICO,存在风险隐患。2019年中,迅雷股价大跌至不足3美元/股,如今,迅雷的市值仅为2.15亿美元,较上市时已蒸发近80%。

除了上任期间难以言说的业绩外,陈磊与公司间的派系纷争也一直饱受争议。

2017年10月,迅雷创始人邹胜龙先后退任总经理和董事长职位。一个月后,迅雷公告称,公司正式撤销迅雷大数据、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等业务的品牌和商标授权,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使用。

由此引发了迅雷与迅雷大数据的内讧事件,双方先后发布数封公告互相指责,陈磊与迅雷高级副总裁、法务部负责人及政府关系负责人於菲均被实名指向。迅雷大数据一方甚至向有关部门举报玩客币是违反国家政策的骗局。

迅雷一方认为,於菲在邹胜龙的支持下开展的金融业务会为公司带来风险,收回品牌授权是对用户和股东的保护行为。而迅雷大数据则称,迅雷公司是注册在开曼群岛的离岸公司,根本不是迅雷大数据的股东,因此其声明中涉及到的与迅雷大数据间的商业纠纷为子虚乌有。

最后,双方一致决定由大数据公司回购迅雷在自身的所有股权,并从迅雷品牌转至摸金狗品牌继续开展业务。

对此,陈磊曾在后续的采访中称,"我当时得罪这个人(於菲)确实很笨。"

陈磊与迅雷的纠葛,未来会怎样发展?雷达财经也将持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