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10-15

上汽投资冯金安:汽车行业最好的投资机会在中国

原标题:上汽投资冯金安:汽车行业最好的投资机会在中国

2020年10月12-15日,清科集团、投资界联合华发集团在珠海举办第二十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这是一场持续20年的行业之约,作为行业年度最受瞩目的盛会,现场集结了1000名投资行业头部力量,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20年之际,可谓星光熠熠,群英云集。

会上,上汽投资总经理冯金安以《价值投资,穿越经济周期》为主题进行了一场分享。以下为主题演讲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整理:

各位投资界的新老朋友们,大家下午好!

今天下午我们的主题是策略,刚才听了这么多嘉宾的演讲,我个人也是深受启发,我作为一家纯国企的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人,更关注的首先肯定还是价值投资,所以我今天的演讲主题是价值投资,穿越经济周期。

2020年是一个非常诡异的一年,这一年各行业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管是募资还是投资,都跟前几年相比有了一个明显的拐点。不管是逆全球化也好,还是国际化不确定的形势下带来的国产化替代的机会也好,对于我们投资者来讲,我觉得更应该关注的挑战不仅仅是这两个,更为重要的挑战是,我们很有可能是处在一个科技创新巨大泡沫形成的过程中。

我先给大家回顾一下1995年到2002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的形成和破裂,给社会带来的影响和给投资界带来的影响。1995年8月9日,网景公司上市,这个企业的上市带来了很大的冲击,是因为这个企业刚刚成立了两年,一直没有盈利,在上市之前估值一再提升,上市之后又一再的攀升,在短短几天之内,使一个年仅24岁的创始合伙人变成了亿万富翁。因此,大量的人才涌入硅谷去创业,大量的基金涌入硅谷去投资,在短短的五年里面,纳斯达克的股指翻了七八倍左右,每年有200家公司上市,这里面大部分的公司根本就没有形成盈利能力。

2000年之后,泡沫开始破裂。2002年左右,纳斯达克的股指跌了80%,其中很大部分的企业市值跌去了接近90%。那几年上市的公司里面能够存活下来,据统计只有6%-7%左右。但是需要说明的是一旦存活下来的公司,给我们社会科技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动力,极大地改善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比如说那个时候上市的特斯拉还有亚马逊。在很多美国一些评论界都在讲,如果没有这样巨大的互联网泡沫,这两家公司不知道死多少回,很少有投资人能够容忍一个公司17年不赚钱,一直坚持投资,而且每年估值还在不断的上涨,就是这样一种科技泡沫的形成,孕育了后来整个美国科技的发展机会。

今年疫情之后,我们为了恢复经济,或者根据国际环境的变化,包括我们针对一些卡脖子项目的科研攻关,包括提升科研能力,对科创板上市的调整不断在放宽,随着寒武纪这些企业上市之后,我们发现很多不挣钱的企业,在中国也可以上市。

创业板也开始了注册制的试点,所以我们越来越觉得在投资的过程中,我们处在一个非常两难的境地。2017年开始股权投资市场逐步冷却,这样使资产价格可以下降一点。而今年5月份后,我们的资产价格上涨得更快,只要有科创板上市的计划,和科创板上市的预期,估值一涨再涨。作为一个从事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管理人来讲,我们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可以说,这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但同时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巨大的风险。

要知道在纳斯达克2000年泡沫破裂之后,投资人的损失是最大的,有50%的市值是拦腰斩断的,有30%是从膝盖斩掉的,还有10%是连根拔掉的,我们如何成为真正赚钱的10%,这是摆在我们面前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也是我们不得不思考的一个课题。作为一个以汽车产业发展为主导的产业投资人来讲,我们追求的理念是不管模式也好,创新也好,追寻的我希望还是以价值投资的理念,去做我们投资决策的主要判断依据。

说到价值投资,我更关注两点,一个是企业的成长性,一个是投资的确定性。所谓企业的成长性,就是企业所处的行业在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定位,你的能力到底怎么样,过往的业绩和估值提升的逻辑如何,以及用销售额、利润率、发展规划来作为评估的依据。

为什么要说这三个评估依据?在2012年刚刚开始接触投资类领域,我记得有一次跟北京和上海一些投资界的朋友参加座谈,大家开玩笑,说上海的投资人相对来说过于保守,我们在看一个新项目的时候,问这个项目前三个问题的时候,上海的投资者经常问到你去年的销售额是多少,利润率是多少,未来三年的规划是怎么样的。

而北京投资者问的是,你这个项目的市场规模,或者流量有多大,你预计占有多少份额,你想怎么干。也正因为如此,大家都在嘲笑上海在过去10年里面,错过了互联网发展最佳的时期,互联网企业不谈这些,谈的是流量和增长的速度,利润的多少并不是他们考量的方向。面对现在的投资形势,从价值投资的角度来讲,我还是希望我们尽可能地用这三个问题来考量我们对这个项目的把握。

第二,投资的确定性,包括业务的成长确定性,技术和商业逻辑的确定性,以及安全边界等。

作为来自于汽车产业集团的产业投资者,还是要回归汽车的主题,跟大家交流一下在汽车领域的看法和观点。先做半分钟的广告,上汽投资管理的规模是380亿,拥有四个板块,战略创投板块,私募投资板块,私募证券板块,母基金投资板块,有一个全产业链的协同发展的服务能力。我们更加关注的就是专注于汽车产业链和生态圈寻找价值投资的机会。

针对汽车产业投资的策略该怎么定,这几年汽车投资领域喜忧参半,曾经非常热,新势力造车和自动驾驶,但是这两年又稍微冷了一点。过去这么多年的发展,应该说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在过去七八年以来,都是广受关注的,但是现在我们也在反思这种发展的模式到底对不对,现在新能源汽车到底有多少家能够度过这样一个寒冬,能够顺利的走下去。我想说的是任何一个产业发展都有它一个内在的逻辑。

过去的家电行业和手机行业,都经历了这样的整合,现在从增量市场到存量市场博弈的汽车产业,也同样面临这样的整合,但这种整合是非常痛苦的,也是非常漫长的。汽车产业背后都有非常强大的政府的支持,这种整合自然而然进行得不会那么市场化,周期是漫长的,最后谁能成为华山论剑的胜利者,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就上汽投资而言,我们更关注三个领域:

第一,是跨界融合的能力。现在的汽车不再是以前的简单生产制造业,更是通讯、电子、导航于一体的终端载体,这对于上汽集团而言,我们更需要跨界融合的能力。

第二,对产业进行赋能。对于生产制造和质量管理是我们的强项,但是通讯、导航和地图不是我们的强项,利用这些平台来对产业进行赋能。我们产业投资的核心是希望通过股权的拉动,来融入更多的一些资源,推动汽车行业的创新发展。

第三,强强联合。大家也注意到我们以前投了宁德时代,芯片领域投了地平线等行业龙头企业,我们经过股权投资,形成强强联合,更好地为产业发展赋能。

很多人会问汽车产业到底细分赛道的投资机会在哪里?我想说的是:

汽车产业链也面临着巨大的投资机会,我们现在关注新能源的同时,我们同样也可以关注轻量化,通过材料和工艺不断的调整,势必带来很多零部件企业和零部件技术很多的革命和革新。

汽车领域虽然在国内有很多的巨头,在汽车零部件一直有一个非常大的隐形巨头,就是博世,很多高端领域都是由博世所控制,我们这些领域有多少机会,通过我们的自主创新,通过我们的科技革命,能够获取这样的一些市场份额,能力真正壮大自有知识产权,这点是我们非常关注的。

第二个是产业链的新能源领域,电池领域,电池的上下游,还有再上游的矿产和新材料,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依然是汽车发展的一个主旋律。汽车电子领域的发展就更加重要,现在大家知道新能源的汽车发展很快,但是在新能源汽车里面,很多芯片其实也依然还被国外垄断,我们关注更加关注自己的国产化替代,比如碳化硅技术能够形成自主知识产权,更好地支持汽车产业的健康发展。

汽车后市场这个赛道也相当不错。过去汽车产业的发展是以新车销售为主的领域,大量的利润来自于汽车的生产,来自于汽车的销售。现在从增量市场向存量市场博弈,汽车销售利润在不断的下降,哪一块在增加,汽车使用过程中的利润空间在增加,也就是汽车后市场的服务,不管从金融领域,还是服务模式也好,都蕴藏大量的投资机会等待着我们去挖掘。

在汽车应用领域,比如说安全,我们都在谈智能驾驶,单单靠车本身的智能,是远远不够的,真正全方位的自动驾驶,一定需要车路协同,那么这样对信息安全方面的要求很高的,我们对信息安全领域也在不断的探究,布局这个赛道。

汽车领域我们更看好中国,中国每年有接近2、3千万辆的汽车增量,我们要重仓中国,过去20多年的发展,其实离不开中国这么好的环境,也离不开中国这么好的土壤,未来的投资方向,我们在把握价值投资,我们更关注中国的市场,希望我们的投资,希望我们的祖国,希望我们整个汽车产业都能够共同的发展壮大。谢谢!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