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10-19

iPhone12系列预售启程,苹果产业链迎四大周期、三大机会

原标题:iPhone12系列预售启程,苹果产业链迎四大周期、三大机会

红周刊 记者 | 张哲

在一场意料之中、缺乏惊喜的苹果系列新品发布会之后,苹果产业链个股一度出现回调。在钟杨看来,这是短期资金兑现的过程,但平台龙头公司的长期价值反而因苹果新机的发布而越发确定。

苹果系列新品一经发布就引来吐槽无数,比如其取消赠送手机电源适配器、耳机等,但这并没有改变苹果产业链的投资价值。接受《红周刊(博客,微博)》采访的独立投资人钟杨(知名博主@鳄鱼十三)就此指出,苹果产业链将迎来四大周期、三大机会。非手机类公司将为投资人带来超额收益,某平台龙头更是打开三大确定性的增长空间。

苹果产业链“四大周期”共振

产能“去中国化”影响甚微

《红周刊》:发布会当日开盘后,苹果概念股出现了普遍的下跌,主要原因是什么?

钟杨: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短期资金的获利兑现。另外,还有市场的三点考虑,一是苹果12系列新机定价低于市场预期,二是耳机和电源适配器等配件减少可能削弱消费者的购买欲望,三是新机创新点提前外泄使得发布会少了很多惊喜。但我们要放大视角看,此轮换机周期将是一个“超级周期”,在当前超过10亿的存量iPhone用户中,持有2017年及更早机型的iPhone用户占72%。

我认为苹果做了一次“价格创新”,大家注意看现在苹果手机从2999元至13000元区间都可以购买到,覆盖更大的用户群,这背后的战略意义是为未来的“苹果生态”做准备的,只有更多的人使用苹果系统,软件服务收费才是苹果营收增长的未来。

《红周刊》:这是一个业绩释放的“超级周期”?

钟杨:没错。苹果产业链的“超级周期”可以理解为四个细分周期:第一个是5G周期,10亿iPhone活跃用户大面积替代4G手机;第二个是苹果换机周期,70%的iPhone用户使用机龄在2年以上;第三个是大陆产能替代周期,苹果产能正从中国台湾厂转移到中国大陆厂;第四个是进口替代周期,国内手机厂会加速采用国内零部件。拥有大格局,才能更好地理解和过滤掉当下的短期波动。

《红周刊》:苹果有意向印度、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转移产能,这与您提到的大陆化替代周期,哪个对苹果产业链的影响权重更大?

钟杨:后者权重大,整体利好苹果产业链。此外,中国防控疫情是最好的,现在全球还有一波电子产能回流中国,因此苹果产能的大陆化替代正在加速,但“去中国化”的进程却明显受阻。受双边摩擦和疫情的影响,苹果其实不太希望产能集中在中国台湾,从立讯精密(002475,股吧)收购纬创的iPhone组装业务就能看出来大陆化替代在加速。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产业链龙头的业务范围也更丰富了,向平台企业转型的步伐也在加快,所以相当于为境内产业链龙头制造了一波红利。并且据我了解,苹果希望将15%~30%产能转移到东南亚一带的进度缓慢。

周期性拐点蕴藏“三大机会”

“非手机类”标的将创造超额收益

《红周刊》:如何理解苹果产业链公司的结构?

钟杨:苹果供应链主要有两大阵营,手机类公司和非手机类(数码周边)公司。前者主要包括鹏鼎控股(002938,股吧)、信维通信(300136,股吧)、领益智造(002600,股吧)、蓝思科技(300433,股吧)等,后者主要包括立讯精密、歌尔股份(002241,股吧)、欣旺达(300207,股吧)、比亚迪(002594,股吧)等。

投资人现在如果想要取得超额收益,要更重视非手机类公司。因为全球手机销量第二季度同比下滑了24%,8月下滑12%,手机市场已经逐渐饱和,未来苹果的营收增长更多地看苹果周边数码产品的带动。目前手机类只能叫作弹性标的,有一些创新功能会给产业链公司带来业绩增长,但整体业绩受苹果手机销售数据的影响很大,将会面临很大波动性;而数码周边的市场渗透率还很低,未来的增长空间更确定。

《红周刊》:那么在您刚才提到的超级周期行情中,有哪些持续性的投资机会?

钟杨:苹果产业链的投资逻辑面临一个周期性拐点,蕴藏三大投资机会。第一是智能手机市场的增量天花板开始显现,周边数码的成长空间成为主要关注点;第二是平台型龙头集中更多份额;第三是要在手机存量市场跟踪技术创新的新增量。

《红周刊》:iPhone新机不再附赠耳机,会否刺激AirPods的市场需求?

钟杨:这是毋庸置疑的。目前全世界的无线耳机渗透率大约只有3.6%,iPhone用户的渗透率仅约10%。目前做AirPods的公司主要是立讯精密和歌尔股份,因为现在苹果有点把立讯精密培养成“小富士康”的意思,可能会承接更多平台型业务,所以耳机订单可能会更多地转移给歌尔。

《红周刊》:MagSafe磁吸配件是此次iPhone新机技术创新的新增量吗?

钟杨:是的。从iPhone12来看主要是MagSafe磁吸配件。机体多了一个类似于磁铁的东西,当手机靠近无线充电板时就会自动吸附。当然这项技术也利好配件公司,因为创造了无线充电板的潜在需求,某平台龙头公司的潜在业绩增长点会再加一项。

《红周刊》:苹果产业周期目前是否发展到了新的阶段?

钟杨:苹果产业周期目前仍处于第三阶段,也就是周边生态带动的配件产业链崛起的阶段,这也是投资“非手机类”公司将迎来超额收益的主要原因。与此同时,苹果产业周期还在向构建“大数据生态”的第四阶段迈进,去承接更多的软件服务和互联网服务。因为在美股,给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是远大于纯硬件公司的。

平台龙头成长性和想象力兼备

密切关注iPhone12预售数据

《红周刊》:苹果产业链的业绩释放周期存在什么样的规律?

钟杨:业绩周期也要分手机类和非手机类。手机类公司受iPhone经营节奏的影响较大,比如今年疫情导致iPhone新机延迟交付一个月,9月又刚好是三季度末,信维通信就公告表示三季报不及预期,节后大跌17%,鹏鼎控股、领益智造的行情表现都不是太好。

而数码周边由于是手机配件,不会受到苹果公司经营节奏的影响,其不仅存在市场渗透率低、业绩潜在增长点高的优势,订单信息也非常容易跟踪,可以通过上市公司经营数据月报、机构调研会议记录、台湾上游产业链数据等“预知”公司的业绩情况。

《红周刊》:您提到A股苹果产业链的最大投资机会应聚焦平台龙头,那么现在平台龙头主要具有哪些确定的业绩增长点?

钟杨:平台龙头现在具备三大确定性。某平台龙头公司在手机整机方面,收购了苹果组装业务,今年已经开始量产iPhone12 mini,明年开始有望继续增加机型和份额;在手机零组件方面占据5G天线一半份额,且存在增量空间,手表在2020年下半年也进入了量产阶段;配件方面是MagSafe无线充电板全球惟一100%份额供应商、AirPods全球份额最大供应商,苹果取消有线耳机和充电器后,相应无线产品将迎来爆发期。

此外,公司若干年前就布局了新能源车赛道,业绩兑现期到来之际也将高速爆发,所以具备三大业绩确定性的同时,也兼备想象力。

《红周刊》:我们关注到蓝思科技也在加速平台化,比如今年收购了可胜和可利并开始整合上下游产业链,您如何看待这些变化?

钟杨:目前公司的第一大业务依然是手机防护玻璃,尽管新产品的玻璃强度有所改进、抗摔能力更强,属于手机零组件的类别,其增加新品类的难度大,所以这部分业务增长空间的确定性不如非手机类和平台型公司高。

《红周刊》:您看好iPad的新品销量吗?这是否会带动比亚迪的业绩增长?

钟杨:比亚迪做的主要是组装业务,竞争十分激烈,很容易被抢单,所以我并没有密切追踪,在一个增量空间有限的情况下,互相抢单的现象很常见,在当下阶段我们对业绩确定性的要求大于成长性。

《红周刊》:欣旺达的无线耳机充电仓业务目前占到苹果供应链的60%,是否也面临被抢单的风险?

钟杨:欣旺达被抢单的风险远低于比亚迪。欣旺达是airpods pro系列电池PACK供应链,今年有望从高端版本切入全部版本,份额从60%提至70%。我们都知道制造业具有规模效应,现在欣旺达已经占据了该业务线条的最大份额,其成本和技术很难被小厂商超越。

《红周刊》:现在很多苹果产业链公司的估值都不低了,平台龙头的市盈率已经超过70倍。那么现在买入是否会面临杀估值风险?

钟杨:从1年内的业绩可见度上看,龙头公司是非常安全的。但是短期来看,考虑到资金的情绪,可能还是要关注iPhone12的预售数据,如果数据不好看,可能会迎来一波杀估值,但商业模式和换机周期的大逻辑并未被破坏,即便如此也是错杀,只不过是为我们提供了更好的入场机会而已。

《红周刊》:所以苹果产业链的投资机会可能呈现两个方向,预售数据符合预期甚至超预期之下的业绩消化估值,或者预售数据不及预期之下的错杀。

钟杨:没错。考虑到机会成本的话,可以密切关注新机的预售数据,iPhone12发布会后的第一天,在某东电商平台预约量已超过106万。实际上大周期已经开启,而我们赚到的大钱本质上都是“顺周期”的钱。

(本文已刊发于10月17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做举例分析,不做投资建议。)

【红刊招聘季 正式启动!】

金九银十,你是否在寻求一份干货满满的优质offer?是否在寻求一个能展示个人能力的舞台?

证券市场红周刊诚招证券新闻记者、高级推广运营,邀你一同深入价值投资领域,与投资大师面对面!详情可私信聊

(责任编辑:董云龙 )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