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10-31

教育不均衡现象愈发凸显,联想智慧教育解决方案为破局提供新选择

原标题:教育不均衡现象愈发凸显,联想智慧教育解决方案为破局提供新选择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很多学校的教学计划,“在线教育”、“远程教学”、“空中课堂”这些平时教育行业内部的名词,成了很多学生家长挂在嘴边的概念。

值得关注的是贫困山区学生“山顶上网课”的报道:广西百色田东县梅林村罗彩甜、罗彩妹姐妹在山顶用手机上语文课;四川木里藏族自治县拉初在山顶上网课;内蒙古鄂托克旗蒙古族实验小学克尔伦在山顶上网课……在这次疫情当中,教育方面暴露了非常大的城乡和地区差异。原来我们好像觉得硬件物资、营养午餐这些都配好了之后,差异就会逐渐得到弥合,但是通过这次全民线上学习“大考”,更严重的问题也暴露出来了——即我们所说的数字鸿沟。显而易见,这是推动教育均衡发展过程中不可回避的问题。

问题1:区域教育发展不均衡,呈“东西两头高,中间低”态势

目前,我国教育不均衡现象主要体现在区域之间和城乡之间。为了解决区域教育发展均衡问题,过去几年中,国家已经完成了大量基础硬件的铺设,并在低度发展的西部地区加大了教育经费投入,但中部地区投入却普遍偏低,最终造成了生均经费、教师学历等多项指标“东西两头高中间低”的现象,看似有点矫枉过正,但也可以间接说明中国政府在打破教育均衡上的确不遗余力。

数据来源:蓝象资本

问题2:城乡教育差距显著,国家政策支持力度出现倾斜

而城乡之间教育发展不均衡,也是摆在我们面前一条难以跨越的“屏障”。在乡村教育发展过程中,始终面临着优质教育资源匮乏和农民日益增长的现实生活需求之间的矛盾。虽然国家政策频出,对乡村教育发展水平予以支持,但力度仍然有限。

在中央教育拨款中,有92%用于占人口30%的城市,而占人口70%的农村教育只得到8%的中央财政支持

即使在生均经费比中,城市中的小学是农村的1.86倍,城市的初中则是农村的1.92倍 数据来源:中国教育学刊

问题3:疫情放大教育差距,教育资源无法平等共享

而今年新冠疫情期间,澎湃研究所成立课题组,根据城乡学校结构,抽取39700名学生进行了问卷调研,发现由于偏远农村信息化基础设施较差,学生不能按时、顺利地开展信息化学习,导致教育资源无法平等共享,从而拉大了疫情期间信息化教育的城乡差距。

数据来源:澎湃研究所

调查结果显示,县城学生中仅有1.41%反映无法正常按时进行信息化学习,而农村学生这一比例则达到11.5%。农村学生能够按时上网课(54.1%)的比例显著低于县城(80.1%)和乡镇(70.3%)。在信息化学习时间方面,农村学生每天信息化学习时间偏短,学习时间少于1小时的比例是县城学生的3倍。

据中国西部教育发展论坛8月23日发布的《疫情期间中小学生在线学习的东中西部比较》报告显示,东中西部教师对在线学习制约因素的看法完全不同,东部教师认为最大挑战是“与学习者的互动”,中部地区的教师认为“网速慢,卡顿”是制约其进行线上教育主要因素,西部地区教师则认为“缺少终端设备”和“不熟悉在线教学的形式”是主要制约因素。

资料来源:中国西部教育发展论坛

问题4:信息技术难以抹平教育差距,天然教育鸿沟仍在扩大

面对这种教育水平的巨大差距,政府和各界人士并非没有想过各种措施来弥补这个鸿沟。早在 21 世纪初,网络和远程教育刚出现时,国内教育界一度将其看成非发达地区中小学的救命稻草。不过,由于缺乏合适的政策支持,新技术自身并没有完成这一使命。2003年6 月,教育部制定方案,每年投入10亿,规划实施农村中小学现代远程教育工程。然而,信息技术不但没能弥补和抹平这种差距,反而令资源最优越的地区获得了更大的优势。

国家层面也并非没有努力过,2002 年 11 月,西部地区农村中小学开始试点远程教学,发改委、财政部、教育部共拿出 3.64 个亿分给了 5000 所学校——平均每个学校 拥有7 万多元,用于采购 VCD 机、电视,并建起 380 间电脑教室。然而,同一年上海市仅新建的计算机房、网络教室就有 468 间。在北京,首都教委也拿出 2000 多万元分给 123 所中小学,平均每个学校 16 万多元,其中的差距显而易见。(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结论:中国教育在发展前期遗留下来的区域和城乡差异,带来了教育的巨大差异和不平衡,想要打破这种现状,仍旧任重而道远。

而促进教育均衡,也是很多教育信息设备提供者关注的话题。在10月28日召开的主题为“智能技术融合 成就教育变革”的联想创新科技大会智慧教育分论坛上,联想集团中国区商务移动互联及解决方案中心总经理王磊提出:考虑到当前东部跟西部教育资源不均衡的情况,联想用“云化”的方式帮助从一线城市到乡镇不同层次教育信息化水平的提高,并根据电子教室以及功能教室的不同应用场景,将解决方案从原来的中小学教育延伸到了职业教育、高校教育等不同领域。

作为在教育信息化一线深耕30多年的科技企业,联想的做法,无疑是抓准了当前教育信息化的痛点和方向:均衡化。

1、教育信息化2.0时代,如何实现教育均衡?

70后和80后们也许还记得小学的电教室和其中的幻灯机,这在当时已经是很“高大上”的设备了,还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做“电化教育”。如果说“电化教育”是中国教育信息化的前身,教育信息化的大规模发展则要从本世纪初《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计划》开始。《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计划》提出了“以教育信息化带动教育现代化”的战略口号,吹响了教育信息化建设的号角。

《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计划》开启了以计算机教室为代表,以网络化为契机,以硬件为基础的教育信息化1.0时代,而在2018年发布的《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年规划纲要》,则把教育信息化带入以智慧校园、教育信息、数据大平台、智慧课堂、创客教育等新技术为核心的2.0时代。

教育信息化2.0时代让教育和技术前所未有地发生碰撞,产生前所未有的变革。但同时数字鸿沟也从教育信息化1.0时代的“物理鸿沟”、“素养鸿沟”,逐渐演变为教育信息化2.0时代的“智能鸿沟”,并且更加难以弥合。

针对教育信息化2.0时代的教育均衡,联想的做法是“云化”。王磊介绍说,作为教育信息化的提供者,联想必须依托于整个教育环境,使用新的教育理念,打造一个整体教育信息化的生态系统。联想以智能设备为基础,赋能新型教学教研,重点发力多媒体教室、通用教室和功能教室,提供VDI、IDV以及多媒体大屏端到端的云化解决方案,提出了下一代多媒体教室的技术路线以及整体架构,以智能黑板为核心智能化创新,从端、边、云、网、智五个方面实现了协同,从而提升了教育信息化的水平。在今年疫情期间,联想与人民网携手打造全国首个科技教育公益课堂——“联想未来云课堂”,为中小学生介绍课外知识,第一堂围绕“人工智能”话题的课程就吸引高达25万多人线上互动。

用“云化”的方式,从一线城市到乡镇,联想助力不同层次教育信息化水平实现提高,并根据电子教室以及功能教室的不同应用场景,将解决方案从原来的中小学教育延伸到了职业教育、高校教育等不同领域。

2、以人为核心,智慧教育助力实现教育个性化

在促进教育均衡化发展的过程中,有一点不容忽视:那就是最大限度实现教育个性化。因为我们正处于一个知识、科技、创新的时代,这是一个以人为本、展现个性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里,教育的根本意义和价值在于培养塑造一个健康向上、适应时代要求的个性化人格。如何实现教育个性化,也是联想一直在思考和实践的。

当下在全球普遍实施的课堂教学其实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工业社会的产物。

17世纪的欧洲,工业社会逐渐萌芽,需要大量接受社会教育的劳动力,被称为“课堂教学”的班级授课制逐渐产生,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在《大教育论》中第一次总结了这种教育组织形式,之后被全社会所接受,在世界范围逐渐推广。

班级授课制让教育得到普及,让全民义务教育成为可能。但对其难以实施个性化教育的特点,也从来不乏批评的声音。

但批评归批评,班级授课制难以实施个性化教育的缺点难以改变——直到新的教育技术出现。

联想的智慧教育解决方案,恰恰可以围绕教学场景和师生需求,用智能化的手段解决教学个性化的问题。

在联想创新科技大会教育分论坛上,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研究院技术战略与创新平台及智慧教育产品研发平台总经理王茜莺现场展示了联想的智慧教育技术平台全景图,其中关键的人工智能服务平台包含三个部分,教育OCR、评分引擎和知识森林。

教育OCR引擎能帮助教师实现自动识别手写分数、自动识别手写答案,同时对试卷全布局进行分析,并能自动判断对错,统计出错率,收录进错题本,提高了教师核分、登分和成绩分析统计的效率。王茜莺特别强调,智能阅卷方案不是取代教师批改,而是帮助教师进行阅卷辅助和协同,并用人工智能手段进行阅卷分析。

联想语音评分引擎则能通过语音转文字、语音模型分析等技术及时纠正学生英语语音。王茜莺举例说,今年暑假联想和北京一所中学合作举办了一个21天英语练习口语夏令营,学生读完一段文章时联想语音评分引擎自动指出哪一个单词发音不标准,相当于几十个学生都得到了老师一对一的指导,21天的英语口语练习以后,这些学生口语相比于入营之前得到了显著的提高。

联想知识森林则是一个教育知识图谱,能从知识森林到一个个知识点,为教师智能推荐教学侧重方案和教学资源,为学生推荐自主学习的路径和学习资源,提升课堂效果和学生自主学习的效果。

王茜莺表示:“联想从教、学、测、评、管等核心教育场景出发,打造人工智能辅助的教育创新解决方案,使大规模、高品质的个性化教学成为可能”。

3、教育领域“人工智能”,要避免人的“空心化”

从几十年前的幻灯机到多媒体再到当下的智能教育装备,教育教学设备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推动教育改革和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同时,一度出现的一些过度技术化的倾向也被教育界所诟病,比如之前教育界批评过的个别教师“离开PPT不会讲课”的现象。

教育的核心是人,北京十八中管杰校长在论坛上强调, “在促进教育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过程中,一定要强调教师、学校教育人的参与,要把教师置于研究之中,在智能发展过程中要促进教师专业发展,避免以技术为核心而出现人的空心化。”

管杰认为,教育和技术的融合是一个过程的融合,而不是一个技术的结果。要把教育工作者置于人工智能发展过程中,用智能技术怎么去服务教师的专业成长和专业发展,最终促进孩子全面发展和全面成长,教育技术才能真正体现出以人为核心。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未来学校实验室副主任罗夫运也指出,教育技术不能陷入一个误区,就是认为技术先进了就是未来教育,不比教育比技术。他认为,教育信息化解决三个层面问题,第一效率问题、第二精度问题、第三深度问题。未来教育发展方向是创新学习模式,在新的学习模式下实现教育人才培养目标。

“如果说教育信息化1.0时代以硬件和设备为主,现在的教育信息化2.0时代以软件和系统为主,进入了提升教育信息素养为核心的智能教育新阶段。”王磊表示。

以上是联想为推动这一现状所做的努力。科技之能,能施于万端,而教育是万端之始。作为在教育信息化一线深耕30余年的科技企业,联想不断将先进的技术能力注入教育场景。正如中国教科院未来学校研究中心副主任罗夫运在分论坛上所讲:以信息技术为强大支撑,实现与教育场景的深度融合,我们的教育人才培养目标才能实现,这无疑为未来教育发展勾勒出了一幅美好蓝图。

令人惊喜的是,在本次联想创新科技大会上,最近发布的世界首款折叠屏电脑,搭载十代英特尔?酷睿?i5处理器的ThinkPad X1 fold也重磅亮相。不仅如此,搭载英特尔处理器的移动工作站ThinkPad P1、超迷你主机M739q、旗舰双路工作站ThinkStation P920等在内的明星产品也同样惊艳。(了解更多详情,尽在联想官网。)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