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10-31

教育部再回应“大中小学春秋假”:完成教学任务前提下由各地安排

原标题:教育部再回应“大中小学春秋假”:完成教学任务前提下 由各地安排

央广网北京10月31日消息(记者刘乐)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旅游协会会长黄细花曾在去年全国两会期间提出关于落实大中小学春假、秋假的建议,她建议将春假设立在“五一”前后、秋假设立在“十一”前后,假期可以设计为10至15天,配合推动职工带薪休假,以便父母带着孩子旅游度假。

那么,大中小学是否可以增设春秋假期?教育部近日再次回应表示,在完成教学任务前提下,由各地安排。目前,大家普遍对大中小学放春秋假持积极态度,但专家也表示,在具体落实过程中,与之配合的职工带薪休假是难点,大学增设春秋假最具备条件。

教育部近日通过官网公布了对于“增设大中小学春秋假期,建立错峰休假制度促进旅游业均衡健康发展”的建议答复情况。教育部指出,在保证开足开齐国家规定课程,完成好正常教育教学任务和教学时长的前提下,学校放假时间包括春秋假时间由各地、高等学校结合实际作出具体安排。

黄细花曾在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提出关于落实大中小学春假、秋假的建议,她建议将春假设立在“五一”前后、秋假设立在“十一”前后,假期可以设计为10至15天,配合推动职工带薪休假,以便父母带着孩子旅游度假。教育部在2019年11月份也曾就此作出过回应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在深入调研论证的基础上,适时出台相关政策规定。

记者31日下午采访了黄细花代表,她说,提出这样的建议,主要是考虑到季节因素。“寒假的时候,一般很多是要回老家的,因为过年。暑假的时候,因为天气比较热,然后经常会有暴雨、台风,而秋天跟春天这两个季节是特别舒服的,大中小学孩子们一定要走出房门,走向大自然,去亲近大自然,不只是挤在寒暑假。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提出这个建议的。”黄细花说。

教育部表示,我国基础教育实行分级办学、分级管理的体制,中小学课程实行国家、地方和学校三级管理,考虑到各地和学校的地域特点、办学条件等存在一定差异,地方和学校依法享有合理而充分的教学管理自主权。

其实,我国个别地区大中小学已有放春秋假的先例。自2004年起,杭州市中小学在全国率先进行放春、秋假试点。杭州市的具体做法是:在每学年总教学时间不变的前提下,将传统的一学年两学期两假期改为一学年两学期四假期,实行春假、暑假、秋假和寒假。

春假时间为“五一”节前后两周;暑假时间从7月中旬到8月底;秋假时间为11月的第一周;寒假时间为三周左右,即农历除夕前5天和除夕后15天。但今年由于疫情原因取消了春假。

除此之外,部分高校也早已试行了春假。比如,中国人民大学、烟台大学,2019年中国人民大学公布的春假和劳动节假期安排为:4月28日至5月5日放假调休。

而高校设置春假的初衷,是为了鼓励全校学生走出校园,深入到社会一线,脚踏实地考察社会。同时,春假在“五一”假期的基础上形成了固定的假期单元,将放假时间与“五一”假期错开,方便师生出行。

一个别致的春假,漾动着人心。对于春秋假,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支持者说,国外大都是春秋假期,每年有三次假期。假期多,虽然每次放假时间比较短,但可以适当放松。特别是对于高校学生,实行春秋假可以减轻大学生的学习压力。

也有家长表示无奈,对于那种照看孩子有困难的家庭,没有老人帮忙,特别是双职工的情况下,孩子放春秋假之后,就给家长造成了困扰。

那么,春秋假期到底该不该有?什么情况下学校应该放春秋假?如何放假?

广东省人大代表、广东惠州市第十一小学方直分校校长谭文娟表示,从学校的角度来说,支持增设春秋假。她认为,春秋假放一周左右的时间比较合适。她说:“孩子们现在在暑假或者寒假,这种出行其实也是比较集中的。如果根据自己学校的实际情况,在学习中间放一个星期的假期,那是挺好的。前后的周末加在一块,实际上就已经有8天、9天了。”

谭文娟表示,增设春秋假基本不会影响正常教学工作,学校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合理安排。她说:“这样中途放了假,你可以往前、往后再延一些上课时间,这个应该没问题。不用所有的学校全部集中在这一个星期来休春假或者秋假,可以往前一周或往后一周,给大家一定的浮动时间。”

旅游问题专家刘思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支持大中小学增设春秋假期。他说:“我觉得这对孩子的身心健康和全方位的成长,而不只是依赖课堂、课本的教育,特别对我们推进素质教育是有很大帮助的。所以教育部如果持一种支持态度,各地来推行春秋假,我觉得是值得鼓励的。”

但刘思敏也提出,中小学增设春秋假,目前来看,客观上确实也会给部分学生家长带来一定的困扰,还是需要因地制宜。他说:“因为带薪休假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如果是实行春秋假,对于那种照看孩子有困难的家庭,没有老人帮忙,特别是双职工的情况下,孩子放了春秋假之后,就给家长造成了困扰,这确实是一个现实。从因地制宜的角度,比如像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广东这些发达省份,可能带薪休假相对落实得比较好的,基础教育也做得比较好的,我觉得可以大力推进春秋假。有一些中西部地区,农村人口占的比重比较大,孩子本身跟大自然的交流比较多,我觉得可能春秋假就没有那么迫切,因为他们已经有了假期。”

教育部在回应中也指出,2013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规定:“在放假时间总量不变的情况下,高等学校可结合实际调整寒、暑假时间,地方政府可以探索安排中小学放春假或秋假”。

据相关报道,中国人民大学从2004年开始设置春假制度,四川西南航空职业学院2019年在放假时间总量不变的情况下,4月初放6天春假。刘思敏认为,目前来看,大学增设春秋假是最具备条件的。他说:“因为大学生是成年人,不需要家长的监护,相对独立,而且大学本身现在也具备放假的自主权,所以大学是最具备这个条件的,应该率先从教育部和国家层面加以鼓励和推广。”

聚合阅读